ChatGPT 相关领域就业洞察报告 智己汽车联席CEO刘涛:第三款车和第四款车分别对标特斯拉Model Y、Model 3

ChatGPT与Excel 2个月前
14 0 0

近期,由美国 OpenAI 开发的 ChatGPT 聊天机器人引发了又一轮的人工智能热和资本狂欢,国内知名公司纷纷宣布部署或发布相关对标产品。在持续高涨的市场行情下,相关就业市场的表现如何?猎聘大数据研究院特此推出《ChatGPT 相关领域就业洞察报告》,解析人工智能的就业趋势,以及与 ChatGPT 密切相关的三个分支领域——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和 AIGC(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人才需求情况,并辅之以人工智能企业、相关猎头访谈,帮助用户更好地了解相关就业动态,为迎接新的机会做好全面准备。

一、人工智能发展迅速,人才需求赛过互联网

1、人工智能人才需求是五年前的近 3 倍,互联网整体则是 1.06 倍

目前大火的 ChatGPT 进一步带火了人工智能的热度。随着计算机算法和算力的突破,人工智能近年来取得了日新月异的发展。人工智能与互联网行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两者经常被相互对比。在人才需求上两者相较如何?猎聘大数据研究院以 2018 一季度为参照点,此后至 2022 年,以各季度的人工智能、互联网新发职位数与 2018 一季度新发职位数相除,结果显示,五年来,互联网人才需求(新发职位)增长趋势平缓,而人工智能在 2020 年之后处于总体迅速上升态势。2022 四季度,人工智能新发职位是 2018 一季度的 2.74 倍,而互联网仅是 2018 一季度的 1.06 倍。

人工智能已被列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对于推动数字经济以及各大行业的智能化至关重要。在疫情期间,人工智能推动了人脸识别、信息采集、智慧医疗、无接触物流配送、视频会议、面试等应用的落地,为社会秩序的正常运转提供了有力的技术支撑,显示了强大的行业赋能能力。

2、人工智能人才供不应求,紧缺程度持续高于互联网总体水平

人工智能人才一直是人才市场的香饽饽。近一年人工智能整体人才紧缺指数为 1.60,高于互联网。分月来看,每月人工智能的人才紧缺指数都明显高于互联网,2023 年 1 月,人工智能的 TSI 为 1.84,比互联网高出 0.35。

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人工智能与制造业融合发展白皮书 2020》指出,中国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达 30 万人。据万仕道(北京)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人工智能方向的猎头顾问余女士介绍,人工智能人才缺口大,但是人才供给较小,就造成了一将难求的局面。” 一个人工智能的相关人才往往被好几家猎头公司相互争抢,人选手里基本都有三四个 offer,根本不愁找不到高薪工作。” 一般为企业成功找到一个人工智能候选人要花 2-6 个月时间,猎头也面临较大的寻访压力。作为 ChatGPT 的核心技术,AI 大模型(即预训练模型)缺人情况更为突出。

出门问问创始人兼 CEO、前 Google 总部科学家李志飞认为,目前 AI 大模型缺人的症结在于,国内 AI 大模型比国外起步较晚,前期积累不足,处于一个 ” 巨头林立,发展不足 ” 的现状。” 目前高端人才不足是主要的短板,整个 AI 大模型行业内部自发的人才培养还没有成体系发展,导致现阶段我国院校端和产业端高质量人才供给水平仍然很低。”

3、人工智能薪资丰厚:2022 年招聘年薪为 33 万,比互联网高 4 万

人工智能人才的稀缺性决定了其身价不菲。过去五年,人工智能和互联网的招聘薪资均处于上涨态势,人工智能年均招聘薪资均明显高出互联网。2022 年,人工智能招聘平均年薪为 33.15 万元,比互联网高出 4.27 万元,即 14.78%。

4、人工智能:算法工程师职位最多,招聘平均年薪为 46 万

人工智能以计算机算法为核心基础,因而对算法工程师需求最大,近一年新发职位占比为 7.26%,招聘平均年薪为 46.40 万元。此外,智能网联工程师、图像算法、机器视觉、深度学习、自然语言处理等职能排名靠前,跻身热招职能 TOP15,招聘平均年薪均超 39 万。

猎头余女士表示,具有国内大厂和国外大厂的技术人才最为吃香,年薪四五十万都较为常见,对于高级人才,企业几百万年薪也愿意开出,就连人工智能相关的应届生月薪都 2 万起步。

二、与 ChatGPT 紧密相关的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AIGC 用人需求分析

1、AIGC 新发职位同比增长超 40%,招聘平均年薪为 39 万元

与 ChatGPT 紧密相关的三个领域分别是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AIGC。预训练模型是该类产品的核心技术;对话机器人是其产品形态;AIGC 是其产品功能。从这三个领域的人才需求来看,AIGC 增速最快,近一年新发职位同比增长了 42.51%;其次是预训练模型,同比增长为 20.37%;对话机器人新发职位同比下降了 31.47%。三者的招聘平均年薪均超 33 万,AIGC 以 39.08 万居首;对话机器人位居第二,为 34.89 万;预训练模型为 33.93 万。

2、第一热招职能:预训练模型、AIGC 均为算法工程师,对话机器人为产品经理

从三个领域的热招职能来看,预训练模型位居第一的热招职能是算法工程师,平均年薪为 45.78 万元;对话机器人的第一热招职能为产品经理,招聘平均年薪为 37.77 万;而 AIGC 居首的职能是算法工程师,招聘平均年薪为 44.49 万。

3、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AIGC 中超 3 成职位均集中在 IT/ 互联网

从三个领域新发职位一级行业分布 TOP5 来看,职位最集中的均为 IT/ 互联网 / 游戏行业,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AIGC 职位占比分别为 59.85%、64.17%、35.97%。预训练模型位居第二、第三的行业是电子 / 通信 / 半导体、消费品;对话机器人和 AIGC 新发职位分布最多的第二、第三行业均为汽车、电子 / 通信 / 半导体。对比三个领域需求分布的前五行业招聘平均年薪,电子 / 通信 / 半导体行业的预训练模型职位最高,为 44.69 万元;汽车行业的对话机器人招聘平均年薪最高,为 45.26 万元;AIGC 在电子 / 通信 / 半导体行业的招聘平均年薪最高,为 43.63 万。

4、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AIGC 职位分布最多的三大城市:北上深

从以上三领域新发职位分布最多的城市 TOP15 来看,一线和重点新一线城市占主流。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排名前三的城市均是北京、上海、深圳。AIGC 排名前三的城市是上海、北京、深圳。三名开外各领域城市分布不尽相同。预训练模型排名第三、第四的城市是西安、杭州;对话机器人位居第三、第四的城市是杭州、广州;而 AIGC 是杭州、武汉。在薪资方面,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招聘平均年薪最高的城市均是上海,为 45.61 万、40.85 万;AIGC 招聘平均年薪最高的是南京,平均招聘年薪为 49.91 万。

以上三领域职位所分布的 TOP15 城市均有经济发达、产业成熟、文化繁荣的共性,也只有这样城市才有条件、有需求、有人才来实现相关技术的应用。

三、ChatGPT 相关领域对学历及工作经验的要求

1、预训练模型和 AIGC 职位对硕博学历的需求占比高于人工智能

ChatGPT 关涉的领域均属技术前沿,职位对于学历的要求较高。近一年,明确要求本科以上学历的在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和 AIGC 中分别占到 71.33%、82.30%、92.53%;三者对硕博士学历的需求总和分别为 16.49%、9.86%、18.22%;其中预训练模型对博士的需求更多,为 4.05%。对比人工智能对硕博学历的需求(总和占比为 13.68%),预训练模型对硕博学历的需求更迫切。无论人工智能还是 ChatGPT 相关领域 , 其职位对硕博的需求都远远高出互联网(硕博需求总和为 2.09%),这表明这些领域都比互联网人才准入门槛更高。

2、三领域要求 3-5 年工作经验的职位占比最高,均超三分之一

从以上三领域近一年的职位对工作年限的要求分布来看,3-5 年占比最高,这一年限在预训练模型、对话机器人、AIGC 中占比为 34.18%、36.12%、36.76%。其次是 5-10 年,占比为 24.88%、28.78%、21.23%。

人工智能技术的前沿性、高薪化必然决定了用人的高要求。猎头余女士介绍,用人方委托猎头寻找的候选人不仅要专业对口,还要具有大平台工作经验,尤其要做过核心项目。此外,企业对候选人的沟通能力要求较高,因为技术人员与业务人员沟通顺畅,才能保证项目更好实施,而不少理工男因不善言辞错失良机,非常遗憾。

对此,猎聘 AI 技术负责人莫瑜感触较深。在他看来,AI 人才一般都具有良好的技术背景,但他们面对的是来自各行业形态各异的业务问题。” 如何利用 AI 技术解决行业业务问题,需要 AI 人才对专业领域知识有一定了解。寻找兼具 AI 技术和专业领域知识的 AI 人才是一大痛点 “。

李志飞在 AI 人才招聘、用人方面发现,个人背景以及综合能力都是考察的必选项,如果是核心技术团队,出门问问不仅要看候选人是否具备专业能力,创新意识、结构化思维和战略思维也会纳入考核标准。” 除了个人背景,我们更看重个人素质,聪明度、价值观、对事情的执着热情。”

此次 ChatGPT 的出圈让很多人惊呼饭碗不保,李志飞则呼吁大家不要过于惊慌。他认为 ChatGPT 虽然在技术算法上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它的火爆让大众感知到了生成式 AI 的强大。未来,ChatGPT 也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说连接实时信息和领域数据库,以及更好的逻辑推理。另外,由于 ChatGPT 对很多问题会无中生有虚构或编造答案,所以在商业方面、道德伦理和法规层面,仍面临不少问题和挑战。

李志飞建议职场人在每次 AI 的突破中,重新思考人类与 AI 的关系,尤其要理解 AI 的边界,知其所能与所不能,更好地为我所用。莫瑜认为,AI 技术发展必然导致一些职位的消亡和另一些职位的诞生。他指出,ChatGPT 和相关自然语言处理技术会进一步提升机器的 ” 听说读写 ” 能力,因而诸如客服、电话销售、初级翻译 / 编辑、高速收费员、快递员、保安等职业会受到较大冲击。相对而言,AI 不适合复杂环境(如跨领域、信息不完全、多元的环境)、重大决策型工作(如法官)、涉及与人沟通 / 同理心 / 情感诉求的工作 ( 如护工、育儿嫂 ) 以及创新类工作 ( 如科学家、艺术家 ) ,类似工作就不易被替代。

未来,AI 人才需求会进一步扩大并形成井喷之势已成为各界共识。各行各业都会因 AI 技术的发展而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猎聘高级职场顾问建议职场人以开放的心态拥抱 AI,与其构建竞合而非对立的关系,一方面利用人工智能为自身赋能,让其帮助自己完成重复性机械劳动,提升工作效率;另一方面要在更具创造性的工作中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提高工作质量,增强自身的不可替代性。

来源:铅笔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