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体系;在这个知识服务体系中,首先通过好奇心和求知欲来驱动学习,进而掌握基本原理和技术演进过程,最后沉淀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认知框架;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瞬

文章主题:AI, ChatGPT, 知识付费, 焦虑

666ChatGPT办公新姿势,助力做AI时代先行者!

道体系;在这个知识服务体系中,首先通过好奇心和求知欲来驱动学习,进而掌握基本原理和技术演进过程,最后沉淀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认知框架;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瞬

©️深响原创 · 作者|何文

AI一天,人间十年。

ChatGPT的崛起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了AI热潮,各类大型模型如雨后春笋般涌现,AIGC的发展势头迅猛。在AI时代的热潮中,无论是创业者还是投资者,都充满了期待和冲动,仿佛一瞬间就会错过数十亿甚至百亿美元的发展机遇。与此同时,AI取代人类的担忧声此起彼伏,从翻译、编剧、设计到客服等职业,都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普通上班族也难以幸免。因此,人们开始面临着错失财富机会和沦为AI棋子的双重压力,亟需“补课”和“补认知”。

在四月的尾声,我们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那就是在ChatGPT尚未崭露头角的时候, already有人开始从中获利。就在那个收费198元一年的“ChatGPT破局俱乐部”社群成立不到24小时,就吸引了近1000人的加入,且每天的增速仍保持在1000人左右。另外,一门价值279元的ChatGPT培训课在短短17天内招到了10000人,收益达到了279万元。在这个AI热潮中,一些所谓的业内专家纷纷借机开设变现课和赚钱课。其中,有一些人甚至是之前元宇宙领域的“专家”。然而,当我们仔细审查他们的课程内容时,发现大量信息杂乱无章,错误频出,几乎可以称之为误人子弟。这样的课程内容无法保证体系的完整性,更别提真正关心用户,满足用户的终身学习需求了。

时光荏苒,多年过去了,我们发现知识付费的手段依然如故,其核心技巧包括抓住热点、利用信息差异以及满足人们对未知领域的渴望。这些策略被用于制造爆款,从而实现盈利。然而,问题在于,如果过于依赖这种模式,可能会导致组织高质量信息的成本过高,或者由于缺乏短期刺激而无法吸引客户,进而使得收入偏低,最终使知识变成了一种“负”费用。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新技术和新事物的涌现使得人们对知识的渴求无法得到及时、准确和全面的满足。然而,知识服务提供商也需要明确其利益所在,那么,是否有一种方法可以实现双方的共赢呢?面对这个技术日新月异的人工智能时代,我们能否构建一个认知框架,并且持续跟进学习,以便适应这个世界的变化?

道体系;在这个知识服务体系中,首先通过好奇心和求知欲来驱动学习,进而掌握基本原理和技术演进过程,最后沉淀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认知框架;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瞬

建立AI的系统认知

在探讨学习AI以及学习ChatGPT之前,让我们先回顾一下我们在学校期间如何对待一门学科的学习过程。我们曾经充满好奇心地接触到这门学科,逐步深入研究,并最终理解和掌握了它。这个过程对于学习AI和ChatGPT也同样适用。

作为一门涵盖广泛的学科,生物学吸引了众多爱好者。这些兴趣的来源各不相同:有的人热爱动物,渴望深入了解它们的生活习性和行为特点;有的人对基因突变充满好奇,想要探寻遗传规律背后的奥秘;还有的人钟爱植物,探索它们的生长过程和生态系统功能;更有的人在研究猪笼草时产生了兴趣,想要了解这种植物为何能捕食虫子。尽管兴趣的起点各不相同,但我们都怀揣着对未知领域的渴望,希望通过学习来揭示这些疑惑。这种好奇心驱使我们探索生物学,寻求各种问题的答案,从而丰富我们的知识体系。

带着学习目标,我们进一步探索,然而随着探索的深入我们就会发现问题本身的答案需要更多通识的基础原理进行支撑。你要想了解猪笼草为什么能吃掉虫子,那么你先得了解植物的基本结构、食肉植物相比普通植物有哪些特点、这些特点如何形成、消化酶又是从哪里来……这时候生物学的基础知识就是理解这些问题的根基。

而学习的过程并未因为我们找到了特定问题的答案而终止。你逐渐发现关于食肉植物,世界上还有很多未解之谜。这些谜团挂在你的心上,即使没有继续“学习”下去,之后突然看到相关的解释,也会格外关注。

道体系;在这个知识服务体系中,首先通过好奇心和求知欲来驱动学习,进而掌握基本原理和技术演进过程,最后沉淀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认知框架;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瞬

和任何领域的学习过程一样,要想真的理解AI,理解ChatGPT,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好奇已经有了:AI怎么替代我的工作?大家都在讨论的ChatGPT到底是什么?几行字变成一幅画怎么办到的?AI为什么能写出有创意的小说?我能怎么利用AI?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以好奇为切入口,逐步深入,先了解基本原理、技术演进过程,拥有讨论应用问题的知识储备,再进一步走到应用层面,探究问题的答案。

上个月,一位投资人朋友跟我抱怨她快要失业了,她去参加一个大模型创投相关的闭门会,画风是这样的:第一位分享人先抛出了一个观点——实现大型语言模型(LLM)可控发展的第一步是需要找到解释ChatGPT

背后的LLM涌现出复杂推理能力的底层逻辑。而后面几位创业者也陆续分享了自己的项目,有容易理解的,AI改简历、AI设计,也有不明觉厉的,AI数据资产管理、AI+人体健康……她的窘迫和大多数人一样,由于之前对AI领域并没有系统的学习,赶鸭子上架,遇到真机会识别不出来,遇到骗子也识别不出来,只好全场录音,但速记一出来,也不知道从何下手。

所以当看到「得到」出了AI主题月活动的时候,她感到如释重负——6门线上课程,搭配20+场主题直播,整个体系化地搭建出理解AI的基本框架。这些课程虽然听了也没法让人马上赚到钱,也不像心灵鸡汤能让人找到慰藉,但它遵循了人们形成对一个领域系统认知的基本逻辑。

物理学家万维钢的AI前沿课从认知到运作逻辑再到主流用法,先起一个提纲挈领的作用。在掌握了基本逻辑之后再去理解应用,就会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了。快刀青衣的AI写作、刘飞的AI绘画、卓克的AI高效学习、马馺的AI做PPT,这四门课程分别从不同的应用角度拆解具体实践场景。再加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计算机博士、计算机科学家、硅谷投资人吴军老师的前沿课,用12个话题深度解析ChatGPT,解答人们关心的ChatGPT能力边界在哪儿、缺陷在哪儿、能替代谁等疑问,进一步巩固理解GPT的知识框架,并带来启发。

「得到」这套知识服务思路,不是去设计某个爆款课程,而是在建立一种知识体系。

除此之外,还有20多场直播,多维度地从不同视角理解AI、GPT。比如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的那场关于ChatGPT的六个观点让人印象深刻,为什么GPT一出来,Web3.0和元宇宙就不热了?GPT到底突破了什么?对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影响?四个不可解释的现象是什么?网络攻击、数据泄漏的风险有多大?360大模型正进入落地加速期,这样一位身处浪潮之中的人分享的内容无疑才是最为前沿、准确、更有参考价值的。

道体系;在这个知识服务体系中,首先通过好奇心和求知欲来驱动学习,进而掌握基本原理和技术演进过程,最后沉淀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认知框架;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瞬

但可惜的是,这样体系化的内容其实很难“爆量”。市面上最赚钱的课要么是立竿见影的“Excel方法大全”,要么是焦虑导向的“如何管住老公的钱”“30岁如何赚到100万”,像「得到」这样的系统课程,没有一点儿情怀支撑恐怕是很难坚持下去的。

AI行业门槛较高,受众不会太广,AI实际的落地又离普通人太远,虽然大家热衷于讨论GPT会不会让我们失业,但客观说那一天没有想象中近。而AI技术并不是厨艺、园艺那种易上手、实操性强的领域。相比于《199让你马上用GPT赚钱》,AI领域的认知建立、体系思考更为重要。

知识服务的两难

或许你还对“我们不培养你,就培养你的竞争对手”这样的卖课宣传语记忆犹新。老实说,和市面上那些ChatGPT速成课比起来,「得到」的这一系列AI内容并不吸睛。既不是速成,也没有放大焦虑——这可能就是知识服务企业的两难:是追求高收益高举高打,还是踏实做事但润物无声。

直面收益与用户价值之间的「两难」也是「得到」自己的选择。经历了多年发展,「得到」成为了一个平台生态,卖爆款固然诱人,但既然要做时间的朋友,势必让其价值观和行为都偏向了生态长期的健康

道体系;在这个知识服务体系中,首先通过好奇心和求知欲来驱动学习,进而掌握基本原理和技术演进过程,最后沉淀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认知框架;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瞬

十余年前罗振宇创办罗辑思维的故事已不用赘述,当时他乘着微信平台及视频发展的东风,迅速积累大量粉丝,但彼时他也就只能算是一个“个体户”“KOL”,和所有博主一样,追求内容的传播量,最大的成本就是罗振宇自己的时间精力,而天花板也是罗振宇自己的知识储备。

后来网通公司创始人田溯宁用“知识运营商”一词点醒罗振宇,得到APP上线,更多拥有知识的人聚集在了罗振宇周围,一个公众号成了一家企业。当时的「得到」似乎更多的是在用电商的思路做知识的运营商——知识课程越来越多,知识产品也越来越多,截至2018年7月,「得到」平台已孵化各类专栏和课程达82种,拥有2180万知识消费者——这就像电商的SKU,知识货架品类化、丰富化、细分化,逐渐给人一种我想要学的东西,「得到」里都有的印象。

如此一来便可打破用户只对单个课程感兴趣,听完即走的问题。当平台能持续生产好内容,好内容时不时地可以回馈用户,好内容形成连续性,用户的忠诚度就会从项目忠诚转移到平台忠诚,对项目的喜爱转移到对平台的喜爱。当这个转移完成之后,平台自身在内容品质上、口碑上、可信赖度上的地位就建立起来了。

据罗振宇回忆,「得到」的第一个阶段是知识整理,出了很多经济、金融课程,这些课程的坐标系是“听我们的课,比单纯看书有用”。

但这个过程也伴随着挑战,一方面是短视频迅速崛起,一下子打破了知识的单向传播方式,人人皆可为师;另一方面则是「得到」的取舍,人力物力有限,哪些知识是对用户来说最重要的?哪些项目能兼顾经济效益与用户价值?

道体系;在这个知识服务体系中,首先通过好奇心和求知欲来驱动学习,进而掌握基本原理和技术演进过程,最后沉淀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认知框架;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瞬

灵魂拷问贯穿着知识服务者的命运,罗振宇也心知肚明:“我们很清晰地知道哪些收入是靠流量来的,哪些是靠声望来的。声望和流量不能划等号,甚至有时候流量大了,会损害声望。”“知识产品靠的是声望,不是流量。”

难怪我们在得到APP中除了能看到职场、经济学、管理学、产品思维、营养学、医药健康、情绪心理等实用内容,还能看到像《傅佩荣的西方哲学课》《给孩子的博物学》《吴军·硅谷来信》《杨立新·民法典200讲》之类的看上去更偏理论分析的知识内容。

从讲师的选择到知识内容的规划,处处都是「得到」的声望。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GPT热潮下,「得到」的课程不是教你如何利用GPT赚到人生的第1个100万,而是回归到技术领域本真之处去思考到底如何架构知识才能对用户最好、便于习得、终身受益。

有意思的是,就在周一(5.1)美国一家专注于提供作业答案的知名在线教育公司Chegg的CEO在电话会上坦言ChatGPT正损害其业务的增长,用户不再需要通过Chegg获取相关的学习资料。随后其股价闪崩49%,连带着欧美的一众教育公司都大幅下跌。

你看,如果只是停留在信息差本身,AI已经兵临城下了。我们需要的不是焦虑和分散的知识点,而是体系、思考、持续精进的路线图。

未来已来,AI时代下的技术、信息飞速迭代,只看表面知识真的很难跟上节奏,过去的学习者面对的,是一座座孤峰耸立的知识高地,而在人工智能的帮助下,这些高峰有可能被推平,变成在学习者面前一览无余的平原旷野。你不再需要死记硬背,你需要的是体系化地构建知识结构,多角度地去理解、去辩证思考。这或许也是「得到」想要在其知识服务的过程中传达的要领,而这也将让「得到」真的成为“时间的朋友”。

道体系;在这个知识服务体系中,首先通过好奇心和求知欲来驱动学习,进而掌握基本原理和技术演进过程,最后沉淀出一套属于自己的认知框架;这样,我们才能在这个技术瞬

AI时代,拥有个人微信机器人AI助手!AI时代不落人后!

免费ChatGPT问答,办公、写作、生活好得力助手!

搜索微信号aigc666aigc999或上边扫码,即可拥有个人AI助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