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tGPT昙花一现,百度为何还强推文心一言?原来深有苦衷

文心一言 10个月前 lida
31 0 0

来源|乔淼

2023年,ChatGPT突然爆火,AI聊天软件在全球如火如荼。而在中国,号称中国版的ChatGPT也雨后春笋版层出不穷,永远跟随战略的百度也顺势做出自己AI式样的聊天软件匆忙出战。

不过从七八月份的舆情传播来看,ChatGPT似乎已经退烧了,社交媒体上已经很少有人再提起。

观察人士认为,AI聊天软件作为一个应用,可以看着是一种创新,但AI聊天需要借助庞大的公开数据,这些数据隐藏在各种各样公开的网站、学术刊物当中,这些数据受到全球知识产权的保护,任何运营AI的公司,必须要与这些数据提供商建立无障碍的合作,才能尽可能准确地使用这些数据。

但是,目前要想取得这些数据,需要人类社会消除的东西还很多,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而从一国的角度来看,只有具备强大原创生产能力的国家,才能提供有价值的内容数据,供应AI的聊天内容,而如果缺乏足够的原创知识,AI聊天软件的未来也会蒙尘。

从企业角度看,中国互联网企业要做AI聊天软件,虽然许多科技新贵做起来炫目多彩,但真正有底蕴的公司,也许是那些长期深耕中国内容传播的公司或网站,从这个意义来说,门户网站、央媒、搜索引擎都具有巨大机会,他们起步或许比较晚,但驻足旁观之后,用充足的资金进入市场参与并购,也许才是更好的选择。

ChatGPT昙花一现,百度为何还强推文心一言?原来深有苦衷

情感流露的欠缺

在中国,百度给它命名为“文心一言”,从名字来看颇费了一番心思。南朝文学理论家刘勰创作的文学理论著作《文心雕龙》序言里提到:“夫‘文心’者,言为文之用心也。昔涓子‘琴心’,王孙‘巧心’,心哉美矣,故用之焉。” 这段话也是该书的主旨。百度在这里借用了其百度百科里的概念。翻译一下来说,就是写文章时候要用心。

不过, 百度“用心”并没有体现在产品的细节上,而是在发布会也体现别有用心。在百度举行的“文心一言”发布会上,与很多IT界同行的发布会现场直播演讲不同,被寄予厚望的发布会被,百度很“用心”地没有产品现场演示,而是采用“Demo演示”——也就是用提前准备好的问题和答案做展示,引发了现场观众众多吐槽。

为什么这样做,明眼人应该清楚,时间仓促,可以掩盖现场提问时的众多bug,另外重要的是有前车之鉴。毕竟谷歌在其跟风聊天软件产品Bard产演示中“翻车”在前,导致市值一下子蒸发了1000亿美元。百度似乎也没能幸免,在发布会期间,百度股价一度超跌10%,话题也一度登上了微博热搜。

目前,文心一言仍然在内测,在反做空研究中心的体验申请中,网站一直显示:“您正在等待体验中,加入成功将短信通知”,目前,还未受到短信通知。其实,只有一个问题:如何看待“百度十二生肖吧”缺“鸡”的事件?在有邀请码成功登录网站的案例中,体验可谓”一言难尽”。

ChatGPT昙花一现,百度为何还强推文心一言?原来深有苦衷
ChatGPT昙花一现,百度为何还强推文心一言?原来深有苦衷

就目前已经流传出来的初步体验来看,“文心一言”可能还算不上差强人意。回答问题的方式相对模式化,情感色彩流露较少,在回答问题的精准性、灵活性、上下文多轮对话等方面还有待提升,更像是百度搜索的机械粘贴复制,同样的珠玉在前的而chatGPT在语言组织和创造能力上更加灵活、流畅,交互性更强一些。

有意思的是,可能看到了文心的这个缺点,7月6日,聊天软件Soul于宣布基于大模型推出智能对话机器人“AI苟蛋”,可与用户情感交流。

百度搜索的AI升级版

有智能客服从业者流传出来的体验的情况来看,如果说ChatGPT能够提供正确答案的比例在90%,那么文心一言只有70%。不过,至少从用户体验的便捷程度而言,文心一言之于国内用户,要比ChatGPT更加方便。

按照百度CTO王海峰的最新说法:功能方面,文心大模型最大的一个变化是新增了插件机制,默认的内置插件“百度搜索”,使得文心一言具备生成实时准确信息的能力;长文本摘要和问答插件“ChatFile”支持超长文本输入等等。其实,直白点说就是可以自动粘贴复制百度搜素出来的文本,只不过使用者不是手动搜索,而是软件自动完成。

其实,百度自己的说法反而暴露其本质,与其说文心是中国版的chatGPT,不如说百度搜索的AI升级版,到底谁是谁的插件,外界自会判断。当然,插件是中国互联网的特色,这些插件和Cookies在中国的应用软件领域扮演了重要角色,曾经的3721,新浪的UC浏览器等。

“文心一言”英文名ERNIE Bot(ERNIE :Electronic Random Numbering and Indicating Equipment,电子随机编号和指示设备的意思;Bot:机器人的意思),对百度来说,文心一言更像是一个“雕龙行动”。

ChatGPT昙花一现,百度为何还强推文心一言?原来深有苦衷

图源:百度AI官微

按照百度CEO李彦宏的说法,“文心一言”计划将多项主流业务与文心一言整合,包括搜索、百度智能云、Apollo智舱系列产品、小度。

正像整个百度公司就像是一个搜索事业部一样,以后的百度更会变成一个文心事业部,其它项目都是来为文心项目服务,以后所有百度的业务都将整合在这个未来事业中。

到底是“文心雕龙”还是“雕虫小计”?就目前来说,李彦宏也承认,百度是在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发布,仅是出于市场的需要。

百度的背水一战?

横空出世的ChatGPT引燃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热情,上线两月,月活就超过一亿。搭载了ChatGPT的搜索引擎“比翼双飞”。微软将GPT模型集成到旗下Bing搜索与Edge浏览器中。Bing每日活跃用户已突破1亿,较新功能推出前增加了六倍。

从今年1月份开始,在Chatgpt爆火的压力下,百度开始匆忙上马“文心”项目。尽管匆忙,但却是压力使然。事实上,在用户一定数量的情况下,AI智能技术的用户越多,传统的搜索引擎巨头用户就会减少,这是百度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对百度来说,AI技术带来巨大挑战。占据国内70%搜索引擎市场,百度在其营收结构中,严重依赖广告。最新的年报显示,2022年,百度营收1237亿元,其中在线营销收入695亿元,贡献了超七成。非在线营销收入259亿元,同比增长22%。其中莆田系还贡献了多少,百度自己心里清楚,这是不好对外界宣讲的。

另外,最重要的是,百度近些年发展呈现颓势,被阿里、腾讯超越,BAT变成了AT。百度需要搜索引擎的变革来使得广告业务回升。AI的出现,使企业商用客户的增加可为其增长新的利润增长点。OpenAI在GPT-4发布后,通过ChatGPT Plus付费版以及面向企业开放接口,正从一家小型非营利性实验室向一家成熟的商业公司转变。百度在文心项目发布前,就宣布已经有企业接入文心模型的接口。

ChatGPT昙花一现,百度为何还强推文心一言?原来深有苦衷

图源:百度AI官微

相较于其余互联网大厂而言,AI是百度新的救命稻草,在国内外竞争对手的挤压下,AI之于百度是生死问题。文心项目是必答题,不存在选择性问题。

事实上,百度近几年在AI方面投入颇多,2021年,设立了10亿元规模的AI研发基金。

全民应用的一场革命

不仅是压力,更是机会。

AI新技术革命的到来,让百度重新看到了机会, 毕竟8年前“All in AI”口号就已经提出了,文心项目正是这样的背景下推出。

不仅是百度公司,整个互联网行业都参与AI革命浪潮。除了百度之外,阿里、腾讯、华为、字节、科大讯飞、商汤都参与了AI大模型。前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出门问问CEO李志飞、前搜狗CEO王小川、前京东高级副总裁周伯文等一批资深业内人士,都参与了AI大模型赛道。

大模型带来了AI产业的变革,也将是未来十年的主流趋势,基本已经成为了业界共识。不仅是互联网公司,还有投资机构。自去年12月ChatGPT发布之后,无论是一级市场,还是国内外的大厂,都在发力大模型,在国内一级市场上,投资机构参投了很多大模型公司。

事实上,尽管“文心一言”和ChatGPT相比或许还有差距,但并不意味着其没有发展空间。AI大模型时代的到来,就像新能源汽车带来的变革一样,AI革命更多的是带来产业变革机会。按照李彦宏的说法,大语言模型带来三大产业机会:第一类是新型云计算公司,其主流商业模式从IaaS变为MaaS;第二类是进行行业模型精调的公司,这是通用大模型和企业之间的中间层,他们具有行业Konwhow (技术专家),调用通用大模型能力,为行业客户提供解决方案;第三类是基于大模型底座进行应用开发的公司,即应用服务提供商。

像谷歌搜索引擎时代一样,百度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好地本土化,并成为样本,只要在国内市场上能够占据领先位置,就能够享受中国市场所带来的红利和发展空间。同时,信息数据的国家安全层面,中国必须要有自研的AI大模型。

在这样的背景下, “文心一言”或许没有达到市场预期,但从中长期来看,百度在AI大模型上仍有发展空间。

昙花一现迅速退烧

同时,类ChatGPT的大模型也是一个烧钱的项目。

据国盛证券估计,类ChatGPT的大模型训练一次就要烧掉200万-1200万美元,仅每日的电费消耗就高达4.7万美元;2022年,OpenAI公司净亏损高达5.45亿美元。

文心项目在2022年年报中的数据没有直接体现。财报显示,百度2022年研发费用为233亿元,占核心收入的24.42%。百度自己宣称在人工智能领域10年间累计投入了超过1000亿元。

与急于商业化应用的公司不同,计算机业内人士似乎并不看好AI前景及应用。

ChatGPT昙花一现,百度为何还强推文心一言?原来深有苦衷

图源:百度AI官微

6月22日消息,图灵奖(由美国计算机协会于1966年设立的计算机奖项)得主杨立昆炮轰ChatGPT,认为“五年内就没人用了”。在他看来,ChatGPT并没有真正理解现实世界,因为它们都是纯粹的文本训练,而人类的大部分知识与文本或语言无关。

技术类专业人士与互联网公司以及投资机构看法果然不一致,现实很快验证了图灵奖得主杨立昆的说法。7月初,据国外网站数据分析工具SimilarWeb数据,ChatGPT的访问量增速出现明显下降。数据显示,今年1月,ChatGPT的环比增长率为131.6%,2月份为62.5%,3月份为55.8%,4月份明显放缓,环比增长率为12.6%,到了5月,这个数字已经变为2.8%,而6月的环比增长率有可能为负数。

今年6月初摩根士丹利发布的一项调查显示,只有1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之前使用过ChatGPT,只有4%的人表示依赖ChatGPT。

形势比人强,这对于出师未捷的“文心一言”来说,未来将面对考验。

版权声明:lida 发表于 2023年8月28日 pm11:12。
转载请注明:ChatGPT昙花一现,百度为何还强推文心一言?原来深有苦衷 | ChatGPT资源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