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大模型的世纪钟声:OpenAICEO萨姆·阿尔特曼的世界巡访

文章主题:春夏之交, OpenAI CEO萨姆·阿尔特曼进行了一场世界巡访, 访问了包括西班牙、荷兰、法国、波兰以及日本、韩国、印度等16个国家, 受到了最高礼遇

666ChatGPT办公新姿势,助力做AI时代先行者!

兴奋期过后,挑战到来。

春夏之交,OpenAI CEO萨姆·阿尔特曼进行了一场世界巡访。

这次巡访堪称历史罕见,阿尔特曼在五月份穿越了欧洲大陆,六月份又漫步于亚洲,他先后访问了包括西班牙、荷兰、法国、波兰以及日本、韩国、印度在内的16个国家。在阿尔特曼所到之处,他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礼遇,与他对谈的不是科技峰会的同行的专家,而是国家的元首和议员们。

ChatGPT的崛起开启了人工智能大模型的新篇章,各国纷纷投入研究,试图把握这一时代的脉搏,同时也担忧着自身是否还能够适应这场变革。在这个背景下,阿尔特曼化身为AI的使者,向全球传播着他的理念与愿景,推动人们更加深入地了解和探索这一领域。

AI大模型的世纪钟声:OpenAICEO萨姆·阿尔特曼的世界巡访

打开凤凰新闻,查看更多高清图片

萨姆·阿尔特曼

在阿尔特曼的韩国首尔演讲中,他用生动的比喻将当前的社会情况描述为“玫瑰色的浪漫希望”与“玫瑰的刺”。一方面,人类正处于一个充满机遇、科技发展和经济增长的时代,正如阿尔特曼所说,“人类即将进入这个最大时代”。然而,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警惕那些隐藏在美好背后的刺痛。在欧洲,阿尔特曼对欧盟的AI监管草案提出了质疑。他认为,如果这些规定无法得到遵守,那么OpenAI可能会选择离开欧洲市场。这种 situation 的出现,无疑是对人类未来的巨大挑战。因此,我们需要在追求科技进步的同时,也要注意防范可能带来的风险和问题。

在深入观察之后,我们会发现这一场景愈发引人注目:我们谈论的是一个80后的年轻CEO,他领导的OpenAI公司员工数量不超过1000人,而震惊全球的ChatGPT产品尚不满一岁——今年6月18日,正值ChatGPT问世200天之际。

在过去的200天里,全球范围内掀起了一场AI大模型的狂潮。众多知名科技企业,如微软、谷歌等,纷纷投身其中,我国百度、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等也紧随其后,资本纷纷涌入这个领域,寻求可能成为“下一个OpenAI”的突破口。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默,沉寂已久的两位大佬——搜狗创始人王小川和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终于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他们共同投身于人工智能大模型领域,并开始了创业之旅。更令人振奋的是,王慧文甚至立下了“英雄帖”,旨在打造中国的OpenAI。

但同时,成本高企、商业化前景不明朗、激烈竞争、隐私与监管问题等,又是ChatGPT乃至所有AI大模型产物正在遭受的考验。

美团公司于昨晚发布声明,确认了王慧文因健康原因暂时离开工作岗位的消息。作为本次“千模大战”中的标志性人物,他在 sick leave 期间也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他的离职消息无疑给这场竞赛增添了一些不确定性,让人们对他的回归充满期待。

夏天来了,ChatGPT在烈日下行走。或中暑倒地,或抵达丰收的秋日,无法后退,也无法原地踏步。

回顾ChatGPT的200天,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猥琐发育、暴力推进、烈日炙烤。

头两个月,ChatGPT都在“猥琐发育”。

在去年11月30日,ChatGPT静静地亮相于公众视野之中,其背后的新兴科技巨头OpenAI尚未被广大消费者所熟悉。据该公司的首席技术官米拉·穆拉蒂(Mira Murati)回忆,这个项目的初衷仅仅是一个研究示范项目,因此,在上线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只是像往常一样发布产品并准备回家休息。

没有预热宣传,阿尔特曼当天在推特宣布产品发布:“在我们获得神经接口之前,语言接口可能是下一个最好的东西。”

然而,这个能用自然语言与人类交互的AI产品,迅速出圈。人们用ChatGPT翻译文本、写诗、做题,甚至和它谈论哲学。一张又一张截图被分享出来,ChatGPT流畅的语言能力远超大众预期。

AI大模型的世纪钟声:OpenAICEO萨姆·阿尔特曼的世界巡访

上线5天时,阿尔特曼宣布ChatGPT的注册用户达到100万。ChatGPT引发的讨论很快就超过了产品本身,泛化到了人工智能与人类的关系,这样的事态发展也冲击着阿尔特曼。此时的他更像是一个观察者,除了转发用户截图、回应问题以外,也参与到一些议题的讨论中。

一片鲜花与掌声之中,也有杂音。比如学生对ChatGPT的喜爱,引发了教育系统对作弊的担忧,纽约教育部和西雅图公立学校系统直接禁用ChatGPT。

但这只能算“小麻烦”。硅谷钢铁侠埃隆·马斯克用了ChatGPT,直呼“好得吓人”;在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中位列第三的亚洲首富高塔姆·阿达尼,更是表示自己对ChatGPT“有点上瘾”。

名人盛赞下,ChatGPT继续狂飙。发布满2个月时,瑞银集团的一份报告显示,ChatGPT的月活用户已达1亿,成为史上增长最快的消费级应用。

要知道,到达同样的里程碑,tiktok用了9个月,instagram则走了足足两年半。而微信,在上线443天时宣布用户1亿,没有说明是注册用户数还是月活用户数。

这事儿成了,ChatGPT乃至全球AIGC领域进入暴力推进期。

也是在刚走过2个月时,2月1日,ChatGPT推出收费服务ChatGPT Plus。几天之后,微软发布新版必应,整合了ChatGPT相关技术,直接内置联网的聊天机器人。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微软将颠覆互联网搜索市场、拆毁谷歌核心业务的高利润率。

这是一次宣战,尤其对于纳德拉来说颇显得激进。2016年,微软的纳德拉和谷歌的桑德尔·皮查伊都刚上任不久,两位印裔CEO选择握手言和,撤销所有针对对方公司的法律指控,结束了微软和谷歌持续数年的激烈对垒。在此之后,微软和谷歌虽在搜索、云等领域多有竞争,但表面上一直和和气气。

纳德拉的宣战,让事态陡升至新的高度。全球科技企业纷纷下场,加入AI大模型的战役中。

此后几个月,OpenAI频频做出大动作。3月推出大型多模态GPT-4并向Plus用户开放,紧接着OpenAI宣布在ChatGPT中实现对插件的初始支持。

AI大模型的世纪钟声:OpenAICEO萨姆·阿尔特曼的世界巡访

一个接一个的重磅炸弹投下来,ChatGPT从一个应用向平台进化。

而在微软添柴之后,AI大模型的火焰蔓延开来。

研究大模型多年却“按兵不动”的谷歌,在压力下推出微软必应机器人的竞品Bard。微软将GPT整合进办公套件、带上云端,谷歌也不甘其后。

在中国,百度的文言一心、阿里的通义千问相继问世,阿里还宣布将全线整合大模型。字节AI实验室开展类似ChatGPT和AIGC相关研究的消息不胫而走,京东则要在年内发布“产业版GPT”。

最戏剧化的一幕,是美团“二号人物”王慧文高调入场,发布AI英雄帖,立志“打造中国OpenAI”,誓言“即便只有一个人,我也要出发”。

他当然不是一个人,知名VC机构和大厂腾讯,以及美团创始人王兴和快手创始人宿华等大佬的热钱涌来,“光年之外”估值达到10亿美元。

大模型的火热程度,让“按兵不动”不再是一个选项。一个有意思的插曲是,久未有表态和动作的亚马逊,在4月被逼在全体员工大会上辩解“没有缺席AI战”。

而真出手的巨头,也难掩仓促和被动。谷歌的Bard在首次亮相的演示视频中出错,让公司一夜蒸发千亿美元市值。内部员工讨论的截图流出,也尽是对谷歌追赶对手而置科技伦理于不顾的批评。

至于站在上游卖AI芯片的英伟达,则在大模型热中赚得盆满钵满。“皮衣教主”黄仁勋高呼“AI的iPhone时刻”到来,英伟达的市值成功突破万亿。

时至今日,虽然才过去短短200天,有头有脸的科技企业尽数入局,大模型成为当之无愧的风口。

春天结束,夏天到来,阳光有些刺眼。一个问题萦绕不去:大模型,许诺了一个怎样的未来?

ChatGPT的惊艳表现,可以带来两种不同的反应:一是这很强,很好;二是这很强,很吓人。

曾经赞美ChatGPT“好得吓人”的马斯克,成为“反对派”的急先锋。他的反对主要集中在对OpenAI从纯公益转向商业公司的不满,称这是对初衷的违背。而作为OpenAI早期创始人之一的他,似乎有足够的立场这么说。

其次是对ChatGPT狂飙的担忧,法律监管和行业准则等,都跟不上全球大模型热的脚步。

以行动力著称的马斯克这一次也没有说说就罢。3月底,当世界在为OpenAI的GPT4啧啧称奇时,一封联名信横空出世,其中呼吁全球立即暂停研究比GPT-4更先进的AI模型,至少维持6个月。马斯克、史蒂夫·沃兹尼亚克、Skype联合创始人等都签了名。

AI大模型的世纪钟声:OpenAICEO萨姆·阿尔特曼的世界巡访

这是对ChatGPT及大模型热的一次公开讨论。此前,这股浪潮已经引发了大大小小的恐慌,除了前文提到的教育系统局部封禁ChatGPT之外,意大利曾封禁该工具,而法国、西班牙也对其展开调查,原因无一例外指向数据安全。

对于阿尔特曼来说,这是度过兴奋期之后的残酷挑战。如果说猥琐发育期时,阿尔特曼还是一名兴奋的极客,那么到了烈日炙烤,阿尔特曼已经进化成为一名AI布道者,一个政治家。

此次欧洲之行,也是阿尔特曼的政治游说之旅。他承诺在欧洲建立总部,在说出欧盟AI法案太严格可能致使其退出之后,又收回了这一言论。

对监管,阿尔特曼表现出拥抱的姿态,一直强调监管的重要性和必要性。5月时,阿尔特曼出现在美国国会听证席,以真诚和谦虚的姿态赢得了议员的好感。

但政治游说并不能全然解决阿尔特曼的烦恼。就在6月20日,网络安全公司Group-IB表示,有超过10万台设备的OpenAI机器人登录信息泄漏,并在暗网上被交易。

更棘手的问题是,大模型训练需要企业投入很高的成本,而其商业化并不明朗。

ChatGPT并没有在商业化上给科技企业们打样。The Information报道,OpenAI去年亏损5.4亿美元,是前一年的两倍。而阿尔特曼希望在未来几年筹集千亿美元,用作开发能自我提高智能的AI。

其中自然有训练大模型的芯片与服务器成本,但还有一部分源于人才争夺。有外媒梳理发现,OpenAI几乎所有核心人才都来自谷歌、苹果、Meta、亚马逊等科技大企业。

AI大模型的世纪钟声:OpenAICEO萨姆·阿尔特曼的世界巡访

而不管是训练成本,还是人才争夺,在未来一段时间都不会停歇。比如谷歌就不计前嫌,将知名人工智能研究员雅各布·德夫林请回去,而他当初是在内部批评Bard后被OpenAI挖走的。在这个赛道,企业都对相关人才很重视。

OpenAI与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微软之间的关系,也并非牢不可破。

《华尔街日报》此前爆出,微软在一份内部文件中明确指示:“Azure的销售人员在面对客户时,要说明微软能比OpenAI提供更多服务。”

最不详的信号,是ChatGPT的大众接受度也许远没有想象中高。本月初,摩根士丹利的一项调查显示,19%的受访者表示它们之前用过ChatGPT,只有4%的人表示仍旧依赖它。人人都知道,不代表人人都在用。

OpenAI已经不是唯一的明星企业,主攻类ChatGPT产品研发的海外独角兽也都在吸引投资界的注意。如Character.AI,App上线一周吸引170万用户安装(ChatGPT移动端头六天的下载量为50万次),另一个初创公司Adept在3月完成3.5亿美元融资,微软、英伟达都在参投之列。

大洋彼岸的中国也并非风清月明。百度文心一言自推出以来就争议不断,对于李彦宏称文言一心与OpenAI差距在两个月的观点,搜狗创始人王小川完全不赞同。后者还因此与百度副总裁肖阳上演了隔空互怼。

ChatGPT的问题,就是当下所有大模型赛道上玩家面临的问题。可惜的是,目前还没有人有解决方案。

“千模大战”会如何?300天时再看,也许又是一番光景。

AI大模型的世纪钟声:OpenAICEO萨姆·阿尔特曼的世界巡访

AI时代,拥有个人微信机器人AI助手!AI时代不落人后!

免费ChatGPT问答,办公、写作、生活好得力助手!

搜索微信号aigc666aigc999或上边扫码,即可拥有个人AI助手!

版权声明:lida 发表于 2024年1月4日 am8:36。
转载请注明:AI大模型的世纪钟声:OpenAICEO萨姆·阿尔特曼的世界巡访 | ChatGPT资源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