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世界」并非唯一?AIGC技术冲击下,科幻杂志编辑如何应对?🔥

AI小说 2个月前 lida
20 0 0

文章主题:AIGC, 科幻杂志, 投稿问题

666ChatGPT办公新姿势,助力做AI时代先行者!

生成式人工智能(AIGC)发展迅猛,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在未来可能渗透进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也对很多行业提出了新的挑战。这两天,科幻迷们发现,4月刊的《科幻世界》杂志上多了一则公告,表示拒绝AIGC投稿。公告上写道:“本刊不接受人工智能生成内容(AIGC)投稿,一旦发现未经注明的AIGC投稿,该作者作品将永不录用。本刊坚信人类的想象力成果具有不可取代的独特价值,绝对AIGC可以相提并论。本刊同时倡议,广大科幻创作者要通过充满科学性、前瞻性的思考和创作,不断延展人类想象力的边疆。”

「科幻世界」并非唯一?AIGC技术冲击下,科幻杂志编辑如何应对?🔥「科幻世界」并非唯一?AIGC技术冲击下,科幻杂志编辑如何应对?🔥

🌟科幻界先知并非只有《科幻世界》,美国两大科幻巨头杂志,《克拉克世界》与《阿西莫夫科幻小说》也相继在3月发表声明,对AI生成内容(AIGC)的冲击做出了回应。ChatGPT等技术带来的投稿洪水,让编辑团队不堪重负,据作家陈楸帆透露,这两刊均面临海量AI稿件的挑战,一个月内接收到的非人工创作提案可能高达数千份之多。资深科幻编辑刘维佳的观点进一步深化了这一问题,他指出,AIGC的涌入无疑给传统的审稿流程带来了压力,挤占了编辑原本用于仔细筛选和打磨作品的时间。这样的转变对杂志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推动内容创新与质量把关的新机遇,如何在保持创意活力的同时,有效过滤AI生成的内容,成为业界亟待解决的课题。🚀在这个科技日新月异的时代,科幻杂志正经历一场由技术引发的编辑革命,他们不仅要应对技术带来的冲击,还要寻找适应未来趋势的策略。让我们期待他们在人工智能与文学碰撞中,能擦出怎样的火花!

🌟投稿甄别新挑战:杂志编辑巧用科技智慧🔍面对AI生成内容的潜在冲击,陈楸帆这位文章界的行家向我们透露了一手秘密武器——利用GPT Zero这类检测工具来筛查投稿中的AI痕迹。就像侦探通过微迹寻踪锁定嫌疑人一样,他们巧妙地在征稿说明中埋下隐形线索——比如“僵尸”这个词,一旦被ChatGPT复制粘贴,生成的内容将瞬间暴露其非自然属性。👀然而,技术的快速迭代使得这个过程也变得更加微妙和复杂。每升级一次AI算法,辨识难度就提升一层,就像猫捉迷藏,越躲藏得巧妙,越难一眼看穿。🚀尽管挑战重重,但编辑们的智慧与创新始终未变,他们正以适应变化的方式,在这场文字的真假游戏中寻找新的平衡点。🌟

🌟文章写作专家视角:尽管AI在文本生成上取得了显著进步,但对于小说创作的高度评价还需审慎。正如科幻大师江波所言,在特定任务中它的确展现出超凡能力,但要写出扣人心弦的小说,这条路还远未走完。从创意丰富的文学领域来看,规律性强的文档如报告、公文或许更适合它的角色。🌟陈楸帆进一步指出,AI目前尚无法跨越复杂人物关系和情节构建的门槛,它更像是个助手,而非完全替代人类的创作者。若让AI独立创作,其产出水平恐怕仅限于基础教育阶段,离发表标准相去甚远。江波打趣道,如果用AI生成的作品投稿科幻界巨头,《科幻世界》编辑可能更头疼版权问题而非内容质量,因为那将开启一个超现实的科幻想象!🚀

🌟创作者福音来了!AI助手如AIGC正逐渐成为写作新利器🔍。它高效地整理资料,为写手提供无尽灵感💡,化身为智慧型文案生成器,助你轻松打造高质量内容。与GPT4这样的先进模型互动,作者不仅能汲取灵感,还能提升创作技巧。江波坚信,AI的力量将让创意无限可能🌈!别忘了,优化你的SEO,让你的作品更容易被搜索引擎找到🌍。

🌟陈楸帆深度解析:AI文学创作并非ChatGPT独秀,早在其面世前,AI已悄然渗透于各类文体。🚀角色生成与剧情模拟,这类工具在言情、武侠等类型小说中早有作者巧用,为创意注入新活力。🌈2017年,我便开始尝试AI辅助创作,见证科技如何赋能艺术。🌍ChatGPT如今成为创作者的得力助手,头脑风暴、资料搜集、语气调整无所不能。📝模仿笔触,浓缩长段,扩展短句,AI的应用无处不在,创意无限可能。关键在于,如何巧妙地利用AI提升创作技巧。它揭示你的盲点,通过互动拓宽思维,让作品更具深度与个性。創作路上,AI不仅是工具,更是挑战者,推动我们进行更深入的探索和创新表达。💪#AI文学 #ChatGPT #创作灵感

版权问题一直是AI生成内容领域的焦点,各国纷纷采取行动应对。美国版权局今年2月推出`有限版权注册`新尝试,针对Kristina Kashtanova的漫画作品《黎明的查莉娅》,对其人工部分的创意和排版进行了版权保护,遗憾的是,AI生成的部分并未纳入。中国也不甘示弱,4月1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生成式人工智能服务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这是对AIGC进行规范管理的首次重要举措,旨在全面监管这一新兴技术的发展。无论是美国的尝试还是中国的行动,都显示了对AI版权问题的重视和应对挑战的决心。

“我们还很难分辨出多大比例的AI成分算是AI创作的,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去健全判断的标准。”陈楸帆说,“我们也需要一个过程去接受AI技术的使用。现在不会有人觉得用Windows系统,用Word写作有问题,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类工具。但AIGC相对来说是一个新生事物,因为它是个非常强大的工具,所以会产生一些不公正。这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人们用一定时间去消化,以及建立健全相关的制度。”

那么AIGC是否有一天会取代真人写作?对此江波认为,从近期看来,他并不看好。他说:“AI形成连续逻辑的能力很可疑,目前的AI绘画,想要让它保持在同一个框架内讲故事(漫画)也做不到。形成有逻辑的视频更是困难。写作也是类似的,主要的问题还是逻辑推理能力。你让AI写短文章,它的速度很快,在众多文本中,也有可能找到很出彩的片段。但是如果让它写个一万字,其中的故事逻辑会让人很难忍受。”

而远期则很难说。刘维佳认为,文学是AI最后才会攻克的堡垒。“当然它一定会被攻克,但是最后才会被攻克的,”他说,“AlphaGo早在六七年前就在围棋领域战胜了人类,这是因为围棋是很容易量化的。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而文学是最难量化的。”

“希望在我的有生之年,AI还是不要写得太好,”江波说,“但作为一个技术乐观主义者,我认为出现能媲美人类的AI写作是迟早的事,只是人类应该还有一段领先的时间。话说回来,即便AI能写得很好,也并不意味着真人写作到了尽头。真人写作永恒的意义,是表达人的所思所想,这一点永远不会被取代。”

「科幻世界」并非唯一?AIGC技术冲击下,科幻杂志编辑如何应对?🔥

AI时代,掌握AI大模型第一手资讯!AI时代不落人后!

免费ChatGPT问答,办公、写作、生活好得力助手!

扫码右边公众号,驾驭AI生产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