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讲了一个中国现实主义 AIGC 故事

AI小说 2个月前
12 0 0

原标题:朱啸虎讲了一个中国现实主义 AIGC 故事

作者:张小珺 文章来源:腾讯新闻 《潜望》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很快对美版 AIGC 故事丧失了兴趣。他随即决定不再和美国同事开原定每周一次的远程例行会议,探讨两边大模型产业格局变化。「打了半年我不打了,没有意义。」他说。

中国科技界针对大模型的态度已分裂成两股阵营。 一股是技术信仰派,他们大多技术出身,认为应该像 OpenAI 一样信仰 AGI、信仰 scaling law(规模定律),思维更偏硅谷。在他们眼中,随着模型能力跃升、模型成本降低,过程中会解锁丰富的应用。倘若不追求「更大更强的 AI 能力」,一旦其他人的模型飞跃,很快会降维碾碎现有根据地与护城河。

另一股是市场信仰派,他们信奉陡峭的技术曲线终有放缓的一天,只需将「足够的 AI 能力」投入可以快速变现的商业场景中,用中国市场庞大而独特的数据构筑壁垒。这类人往往在中国丛林式的商场中浸泡更久,思维更偏本土。

二者对技术判断的一个根本分歧是,开源模型会不会有一天,缩小甚至拉平与闭源模型的差距?技术信仰派的观点是,绝对不会,差距只会更大。市场信仰派的观点是,一定会,那意味着你今天做闭源只会处境尴尬——世界观的迥异,让双方对自我的判断都深信不疑。

朱啸虎讲了一个中国现实主义 AIGC 故事

有趣的是,Sora 的出现不但没有弥合认知沟壑,反倒是加强了各自的态度。

我们试图呈现这两种态度。就在几天前,我们发布《月之暗面杨植麟复盘大模型创业这一年:向延绵而未知的雪山前进》,杨植麟是技术信仰派代表,而朱啸虎的观点正好处在与他相反的另一端。

事实上,市场信仰派在中国人数更众,特别是在当下资本泡沫破裂的无奈氛围下。只是,他们有时会羞于展露自己的真实想法——会被鄙视为「不信仰 AGI」,或不为人类理想而战斗——所以他们大多数时候选择性沉默。

朱啸虎毫不怯懦于公开表达。他近期似乎迷上了这样一句话:「 AIGC PMF(Product/Market Fit,产品/市场匹配),你十个人找不到,投一百个人同样找不到。」某种程度上,他的观点是展现了一个更现实版的中国 AIGC 故事。

你说这些有压力吗?

「我也没啥压力。」

你的观点比很多人都更激烈,在线下被同行或者创业者怼过吗?

「没有啊,我问的问题都回答不了啊。谁能回答出来?」

在你看来,中国的AIGC应用已经大爆发了?——外界没有人这么说。

「已经大爆发了。大家都不知道!」

这位 1974 年出生于上海,父亲是数学家,在上一个时代成名作有拉手网、饿了么、滴滴、ofo 等的知名投资人,有很强的个人语言风格。 他在我们的整个访谈中总共说了 16 次「PMF」、15 次「说实话」、13 次「没有意义」、13 次「不烧钱」、11 次「妈的」,还有 20 次「哈哈哈」。读起来时常想要笑起来。所以,文章尽量保持了他说话风格的原汁原味。

他看上去心情不错。他说过去一年投资人休假很多,见面这天,他就刚休假回来,还看完了电视剧《繁花》。由于被投公司现金流不错,他一点也不焦虑,连一根白头发都没有。

以下为访谈节选。(为方便阅读,作者进行了文本优化)

「我信仰AGI,但我信仰应用啊,我信仰能马上商业化的」

腾讯新闻《潜望》:你是什么时候确定,你不会投场上任何一家中国大模型公司的?

朱啸虎:我们一看就知道,这个肯定没戏。

腾讯新闻《潜望》:一看就知道是什么时候?

朱啸虎:他们出来融的时候。我们一开始就说了,我就不看好大模型。

腾讯新闻《潜望》:第一家你看的谁?

朱啸虎:我都不愿意去聊,你知道吗?这没有意义——这些公司,要场景没场景,要数据没数据,你说它有什么价值?而且一上来估值这么贵。

「AI 四小龙」(云从科技、商汤科技、依图科技和旷视科技)投资人赚钱的没几个,对吧?回到大模型,结果可能还不如「四小龙」。「四小龙」早年还是有些黄金时代的,一开始收入上去算挺快。大模型你有啥收入啊?

关键是我就现在问你一个很扎心的问题:GPT-4 你要不要投入做科研?你做 GPT-4 科研至少砸四五千万美金。

朱啸虎讲了一个中国现实主义 AIGC 故事

腾讯新闻《潜望》:(做科研)到 GPT-5?

朱啸虎:不是,到 GPT-4!!GPT-5 要几亿美金!

关键是万一你砸了四五千万美金做出来,别人开源了呢?你不是全白砸了?这个是很扎心的问题。现在中国大部分公司,有几个敢真的砸钱去研发 GPT-4 的?

今天到 GPT-3.5,大家都差不多,但 GPT-4 是要做一些研究的,不是那么简单,现在还不完全是工程问题。那你万一砸下去,又等别人开源了,你不是全都白砸钱?大厂肯定要自己做。创业公司你敢吗?

腾讯新闻《潜望》:都说要做。

朱啸虎:真的敢砸钱的,心里肯定很虚的。

腾讯新闻《潜望》:你在 2023 年上半年决定不投大模型公司的时候,压力大吗?另一家没有参投大模型公司的基金,就表示压力挺大。毕竟大部分一线美元基金都入场了。

朱啸虎:不大啊。为什么压力很大?中国 VC 从来没有靠共识赚过钱。

腾讯新闻《潜望》:也有从业者说,如果你在 2023 年上半年承认自己不看好大模型,会被视作没有信仰。

朱啸虎:什么叫没有信仰?哈哈哈哈哈。

腾讯新闻《潜望》:不信仰 AGI(通用人工智能)。

朱啸虎:不,我信仰 AGI,但我信仰应用啊,我信仰能马上商业化的。

「马上能变现!马上能变现!」

腾讯新闻《潜望》:你过去一年投了哪些 AIGC 公司?

朱啸虎:很多不一定是过去这一年投的,但它转型做 AIGC 反而很好,我们再追加投资。

有个做 AI 视频面试的,2023 年做得非常好。这让我很吃惊!去年招聘市场很冷,但它 AI 视频面试比 2022 年翻了一倍以上。哈哈。招多少人我不知道,但面试还是要面的。校招面试成本很贵啊,现在用 AI 可以降低成本。

这种场景很多。本来做微信私域营销,现在可以用 AI 取代人——用 LLaMA 训练两三个月,至少做到人类 top 30 水平,马上去掉 50% 人工销售。中国在这方面场景远远领先美国。

FancyTech,你知道吗?——我给你看看——AIGC 视频广告,这个很酷的。他们产品做得特别效果好,而且马上能变现。2022 年我们投的时候才 1000 多万收入,去年 5000 多万了,涨了五六倍,都是盈利的。你说这个在美国能做吗?美国根本做不出来!Pika(一家全球炙手可热的 AI 视频生成公司)今天根本做不出来的!

腾讯新闻《潜望》:如果底层是大模型能力,上面应用公司构建的壁垒是什么?

朱啸虎:数据啊,美国没有产品短视频数据。在美国看亚马逊、Shopify,还是基于照片。所有的电商,美国基于照片。中国过去三年全部转成短视频了。

朱啸虎讲了一个中国现实主义 AIGC 故事

腾讯新闻《潜望》:可是其他中国公司看到效果好,可以立马抄一家。

啸虎:抄很难的,它比别人领先一年。很多垂直领域,都要积累数据、积累优化。他们 60%-70% 客户授权监控效果,就知道哪些视频适合淘宝,哪些适合小红书,哪些适合抖音,有闭环数据反馈。后面追不容易。

二是销售管理能力。大部分大模型创始人不知道怎么管销售。不懂商业化、不懂管销售,那你做什么?

你说 AI 视频面试也没啥门槛,但今天全中国只有一个做到人机双盲测试。人面试打分和机器 AI 打分基本一致。而且它是唯一能机器追问的——我问你一个问题,根据你的回答追问。现在客户抱怨面试时间太长,让机器追问少一点。

它的融资额是竞争对手 1/10,但今天竞争对手都死了,只有它一家能做好。2023 年招聘市场面试接近 100 万人次,今年至少 2 00万-300 万人次。所以,中国在应用层有很多机会。

腾讯新闻《潜望》:都是 to B 项目?

朱啸虎:对啊,都是 to B。

腾讯新闻《潜望》:你没有投 to C 项目?

朱啸虎:to C 有的,还有点早。to B 马上能商业化,基本不用烧钱。

昨天我们投的一个公司说:AIGC PMF,你十个人找不到,投一百个人同样找不到。和人数、成本没关系的。

你不要去砸钱。砸钱做 AIGC,不可能的!关键是找不找得到 PMF。你如果找到 PMF,不用砸几千万美金去砸个大模型,成本不高,拿 LLaMA 训练两三个月足够了。

像我们(投)的公司都不需要多少张卡,最差的就一张卡。Fancy 可能十几张卡,现在收入高了,所以到一百多张卡。

朱啸虎讲了一个中国现实主义 AIGC 故事

腾讯新闻《潜望》:Sora 横空出世,会对这些项目形成降维打击吗?

朱啸虎:还是会帮助。我们生成的视频,是大模型不可能 100% 做的,有部分人工、部分 AI。今天大模型,尤其用 Transformer 这种结构一出来有幻觉和偏差,必然要整合到工作流,需要人工修改,去 fine-tuning。你一定要做成 AI 100% 做不了的东西,这才是中国的机会,100% 大模型能做的很快就被颠覆掉,你现在做的都是浪费。

腾讯新闻《潜望》:所以在中国的 AIGC 机会第一波爆发在企业服务,可以这么理解?

朱啸虎:短期内肯定做 to B,起来快。iPhone、大哥大、电脑出来的时候,都是 to B先用啊。马上能提高生产力、见到效果。企业愿意花钱。

to C 要见到 iPhone 3 时刻。就像当年移动互联网 to C 应用爆发是 Multi-Touch(多点触控),想不到的,对吧?愤怒的小鸟和切西瓜是 Multi-Touch 出来以后,才成为全球爆款。

大模型到底在什么点让 to C 应用爆发,不知道。今天说「个人助理」都是技术人员的想象。我就问你,有几个人需要个人助理?都是典型的伪需求!

腾讯新闻《潜望》:这些 to B 公司在 AI 上训练达到什么效果,会实现指数级提高?

朱啸虎:很简单,见到客户第一面就能签单。

见面签单,是一个考核指标,就是 PMF。以前企服为什么难?销售周期长,半年,所以销售增长难。现在你给客户创造数量级价值提升。定制化那就没戏了,就是标准化服务、第一面 POC(Proof of Concept,概念验证)、第二面正式合同。

腾讯新闻《潜望》:怎么看中国企服投资人都说这个赛道上没有大仗、更没有挣过大钱?(「一个 billion return 的机会都没有。」)

朱啸虎:美国企服公司第一年三倍,第二年三倍,第三年两倍,第四年两倍,很快做到一亿美金 ARR(Annual Recurring Revenue,年度经常性收入)。中国以前的企服软件在几千万人民币的时候增长放到 50% 了,很难增长。AIGC 出来以后不一样,去年很多公司增长三倍到五倍以上。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24年3月11日 am8:15。
转载请注明:朱啸虎讲了一个中国现实主义 AIGC 故事 | ChatGPT资源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