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诉讼缠身,“AI写小说” 能成为宜搜二冲上市的新故事吗?

AI小说 2个月前
10 0 0

界面新闻记者 | 李彪

界面新闻编辑 |

ChatGPT带动一众上市公司股价大涨的同时,也开始成为一些公司冲刺IPO时极力“靠拢”的热门概念。

近日,宜搜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公司原名为宜搜天下,以下简称“宜搜”)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中银国际担任独家保荐人。这也是该公司在2020年申请科创板未果后,时隔三年再次冲击上市。

宜搜主要从事网络小说、网络游戏的人工智能算法推荐与分发,旗下主要产品为宜读小说APP。截至2022年9月30日,宜搜小说APP的累计注册用户达4400万人,平均月活跃用户2550万人。

上市前的股权架构显示,宜搜没有控股股东,创始人兼CEO汪溪通过Growth Value间接持股34%;员工持股平台宜搜联合持股为11%;软银、盛大均为其股东,分别持股8.2%、6.3%。

招股书显示,2020-2021年,宜搜全年收入分别为人民币4.1亿元、4.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100万元、5000万元。2022年前九个月,公司营收与净利润分别为3.3亿元、3000万元,同比变化为5%、-15%。

宜搜的核心收益来自广告,包括免费小说资源中的植入广告、合作客户在平台的广告营销投放,还有少量来自会员用户的付费阅读,整体比例大致为47%、46%、6%。

宜搜以往积累的人工智能核心技术主要用于数据挖掘,通过收集用户信息来分析并预测偏好。但在介绍近期发展动向之时,宜搜不仅提及爆火的聊天机器人ChatGPT,还强调了生成式人工智能模型(AIGC,AI Generated Content)应用在小说创作领域的前景。

不仅有AIGC,宜搜还将公司未来与元宇宙、NFT等一众热门概念挂钩。事实上,长期围绕版权、营销、收集用户信息的法律诉讼与争议,才是其必须直面的现实问题。

深陷诉讼泥潭

作为一家以算法推荐为核心的公司,宜搜本身不具备制作原创内容的能力,旗下APP平台的漫画、小说都要靠第三方内容生产商供应,因此长期因为内容版权问题而官司缠身。

天眼查数据显示,与宜搜相关的司法案件多达1169件,将近一半是作为被告(被告占比48.7%,原告占比仅为5.4%,其他为45.9%),且最多的案由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仅这一项就有929件。

按照此前申请科创板上市的证监会问询函公示,宜搜的代理律师事务所统计,截至2019年9月的报告期内,版权纠纷涉及的内容数量为243件。其中,版权纠纷涉及的小说数量为 117件,报告期内已经全部审结。宜搜用于上述所有案件的和解总支出金额高达500万元。

然而根据天眼查披露的开庭公告,2020年至今,宜搜仍有5件诉讼正在审理。最近一起在2022年11月开庭,案由仍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

导致宜搜版权纠纷不断的源头是“宜搜小说APP”的搜索功能、提供视频搜索服务的“看片神器”。用户可以搜索到第三方网站的链接,而这些网站之中某些内容没有经过版权方正式授权。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 规定的“避风港”原则(对于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或者提供搜索、链接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而言,当权利人认为其服务所涉及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构成侵权时,在满足一定条件并采取删除、断开链接等措施后该等网络服务提供者依法无需承担赔偿责任的相关规定),宜搜不承担直接法律责任,但仍然面临追究间接责任。

虽然公司目前已经全面关停了这两项搜索功能,但纠纷并未结束。围绕版权或传播权纠纷,阅文集团、爱奇艺、优酷、果麦图书、磨铁图书都曾起诉过宜搜。

阅文作为公司对标的同行业直接竞争对手,分别在2017年、2019年发起过针对宜搜侵权的诉讼。2017年的第一起诉讼中,宜搜被判败诉并赔偿32万元,并与阅文及部分控制公司达成了限期内的内容授权协议(2023年7月14日失效)。阅文在2019年12月发起的新一轮诉讼正在审理中,案由依旧是“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

虽然同样从事网络小说,两家定位截然不同。宜搜定位为渠道平台,不生产内容;阅文则依靠起点中文网起家,管理内容生产团队与大量原创IP,定位为内容平台;宜搜目前拥有的内容方授权书籍只有20万册,而阅文拥有1220万册。

根据此前科创板上市回复证监会的问询信息,“阅文系”(包括供应商)事实上为宜搜采购内容版权的第一大供应商。2018-2019年,公司向其采购的数字内容版权的金额占到主营业务(内容推荐)总成本的19.29%、22.92%和20.37%,所产生的收入占比分别为 11.69%、12.15%和6.76%。

根据最新的招股书披露,从2020年到2022年前九个月,宜搜前五大供应商名单里只有在2020年出现了内容版权供应商,版权采购金额只有1281万元,占比4%,最大的采购项仍然是广告。

尽管宜搜宣称“宜搜小说APP”涉及的诉讼纠纷中,公司已经与原告方建立起了版权合作关系,但参考先前与阅文签订的合作协议来看,此类内容授权通常是在规定时间内,针对特定范围的书籍生效。宜搜到期后如果未能与版权方继续合作,隐患仍然很大。

曾因搜集用户信息被下架,存在虚假营销争议

由于广告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宜搜的核心业务也集体向营销倾斜。

招股书显示,营销为公司最大一项支出,常年收入占比超过20%,最高接近30%,远远超过研发、行政支出。

宜搜成立于2005年,早前从事手机搜索引擎,开发出了按照时间长短收费的关键词营销服务——“移动顶告”,主要将企业的品牌图片、文字广告信息、电话一键拨号,后期转入点击付费广告模式。

中国裁判文书公示,宜搜早年吸引企业商家加盟时宣传其网站平台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手机搜索引擎”,多起针对移动顶告虚假宣传的诉讼都援引这一宣传语作为重要依据。法院裁定结果虽然驳回了原告的上诉,但同样认为宣传与真实情形不符,涉嫌欺诈。

除前期涉嫌虚假营销外,转型做内容分发平台后,宜搜的搜索服务还因过度收集用户信息而被官方点名。2020年8月,宜搜旗下的“宜搜漫画APP”因存在上述情形遭到工信部通报下架整改。

从业务架构及表现来看,营销导向的宜搜正逐渐到达增长瓶颈。

2022年前九个月,公司传统主营的数字阅读推荐业务收入仅增长9%,其中主要系免费版本的增加(13.5%),而付费版本的收入反而大减16.3%。公司也承认近几年阅读平台的用户付费意愿正在下降。

另一大主力营收业务数字营销的收入同期增长只有4.8%。

而在毛利率对比上,数字阅读推荐业务的毛利率约为88%,而数字营销仅为8%,公司的综合毛利水平约在50%上下。拿阅文最新发布的财报数据作对比,阅文在略高的毛利率前提下收入约是宜搜收入的10倍。

同时,宜搜所要面对的竞争空前激烈。

艾瑞咨询《中国移动搜索行业发展报告2008年》评选“中国移动搜索服务市场竞争力排名”,曾将宜搜与百度并列,但宜搜在功能机向智能机的时代过渡中,早已从通用搜索引擎中完全掉队。

在转型之后集中做的网文阅读领域,根据此前证监会介绍,2018年度,宜搜相关业务占行业规模比重仅为0.9%,行业头部公司阅文占比将近为15%。

根据2021年统计的平均月度活跃人数的标准,“宜搜小说App”在国内数字阅读市场排名第五。其余四名竞争对手如阅文、掌阅、咪咕数媒、阿里文学,背后都有字节跳动、腾讯、阿里、中国移动等巨头支持,留给独立平台的发展空间非常有限。

目前,从上市募资的用途来看,除了对主营业务追加投入外,宜搜下一个阶段工作主要包括人工智能推荐技术的研发、训练AIGC的训练模型、重启暂停的网络游戏发行。但在“AI写小说”真正落地成为现实前,这些措施能否成为公司的新增长故事,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版权声明: 发表于 2024年2月29日 pm10:16。
转载请注明:版权诉讼缠身,“AI写小说” 能成为宜搜二冲上市的新故事吗? | ChatGPT资源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