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导专访 | 王树槐:GPT与小说翻译批评:GPT与文学翻译之二

AI小说 1个月前 lida
7 0 0

博导专访 | 王树槐:GPT与小说翻译批评:GPT与文学翻译之二王树槐 | 华中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博士生导师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高级访问学者。先后承担英汉互译(包括英汉翻译、汉英翻译、实用翻译)、综合英语、英语阅读、英语听力、英语视听等本科生课程;文学翻译、翻译批评与鉴赏等硕士生课程,以及国家精品课程《英汉互译》第一主讲人。近年来,在《外语教学与研究》、《外国语》、《中国翻译》、《外语研究》、《外语与外语教学》、《上海翻译》、《中国科技翻译》、《外语教学》等外语类核心期刊和国际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60余篇,出版专著1部,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2项、省级科研项目2项。研究方向:文学翻译、翻译批评、翻译教学。

本文是【王树槐:GPT与文学翻译】的第二弹,想了解第一弹的内容请移步:【博导专访|王树槐:GPT与诗歌翻译批评:GPT与文学翻译之一】

Q:

刘世界:王老师您好!在今天学界惊叹ChatGPT超强的翻译能力、特别是超强的汉英翻译能力的时候,不知道它在中国文学经典的英译方面表现如何。

王树槐:这个问题非常有趣,值得学界观察。

Q:

刘世界:中国古典文学浩如烟海,我们选取中国最伟大的小说——《红楼梦》——的英译作为考察对象,您看如何?

王树槐:好的。我选取两个片段,首先测试GPT-4的翻译水平,然后让GPT-4对霍克思(David Hawkes)译文,和杨宪益、戴乃迭译文(以下简称杨宪益译文),做翻译批评。

测试一

提示词(prompts):

下面一段选自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第三回,描写的是王熙凤出场时候的外貌描写。请分别用散文体和诗歌体将它翻译为英语。

{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格风骚,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GPT-4译文:

散文体翻译:

A pair of phoenix-shaped triangular eyes, eyebrows arched like willow leaves, a slender figure with an elegant bearing. Her face, adorned with a touch of powder, exuded a commanding presence that concealed her inner strength. Even before her rosy lips parted, her laughter could be heard.

诗歌体翻译:

With eyes like phoenix, triangular and bright,

Eyebrows arched, willow leaves in flight,

A slender frame, elegance in her stride,

Her face adorned, a touch of powders might.

A commanding presence, veiled strength within,

Her laughter heard, before lips part to begin.

Q:

刘世界:初看起来,GPT-4的译文确实惊艳!您怎样评价这两个译文?

王树槐:是的。

散文体的表意来说,GPT-4做得非常好。然而在诗歌体中,“willow leaves in flight”回译过来是“柳叶飞舞”,“elegance in her stride”回译过来是“她踏步前行时风姿绰绰”,“a touch of powders might”回译过来是“脂粉的威力微微显露”,在诗歌中与原文的意义有一定相悖,且在内涵连贯上有一定的缺陷。GPT-4翻译诗歌的时候,几乎都是用韵体翻译,这样会难免产生“因韵害义”的弊病。而对于初学者来说,往往很难看出其诗歌翻译中的问题。也就是说,GPT-4 诗歌翻译的水平,不如其小说翻译的水平

Q:

刘世界:霍克思和杨宪益的译文又是怎样?

王树槐:

霍克思译文:

She had, moreover,

      eyes like a painted phoenix,

      eyebrows like willow-leaves,

      a slender form,

      seductive grace;

      the ever-smiling summer face

      of hidden thunders showed no trace;

      the ever-bubbling laughter started

      almost before the lips were parted.

杨宪益译文:

She had the almond-shaped eyes of a phoenix, slanting eyebrows as long and drooping as willow leaves. Her figure was slender and her manner vivacious. The springtime charm of her powdered face gave no hint of her latent formidability. And before her crimson lips parted, her laughter rang out.

Q:

刘世界:我们可以看出,杨宪益用散文体,霍克思用诗歌体。杨宪益译文忠实,霍克思译文有一些改动,如将“粉面含春”译为summer face,将“威不露”译为hidden thunders。同时我们看到GPT-4不管是在散文体翻译,还是在诗歌体翻译,都省去了“春”

王树槐:是的。我先让GPT-4进行翻译批评。

提示词:

请从词汇的张力(Tension)、词汇的抽象性与具象性、口吻(Tone)、文化的改写四个维度,对霍克思译文和杨宪益译文做翻译批评。

GPT-4回答:

从词汇的文体学角度深入比较这两个译文,可以观察到以下几个维度的差异:

张力(Tension)

霍克思译文中使用了一些修辞手法,如对比、排比和修饰词的堆叠,以增强描写的张力。例如,“the ever-smiling summer face of hidden thunders showed no trace”和“the ever-bubbling laughter started almost before the lips were parted”。这些表达方式使描写更加生动有力。

杨宪益译文则相对简洁,没有使用类似的修辞手法,描写更为直接,较少张力的元素。

词汇的抽象性与具象性:

霍克思译文中的一些词汇较为抽象,如“hidden thunders”和“ever-bubbling laughter”,给人以意象感和诗意。

杨宪益译文中的词汇相对更具体和具象,如“almond-shaped eyes of a phoenix”和“slanting eyebrows as long and drooping as willow leaves”,更直接地描绘了形象特征。

口吻(Tone)

霍克思译文的口吻更为诗意和形象化,使用了一些形容词和修饰词来塑造形象,如“painted phoenix”、“hidden thunders”和“ever-bubbling laughter”。这种口吻给人一种华丽而富有想象力的感觉。

杨宪益译文的口吻相对更为平实,较少使用形容词和修饰词,更注重直接传达形象和意义。

文化的改写:

在对“春”的翻译上,霍克思译文中使用了“summer face”,将原文中的“春”改写为了“夏”,可能是为了更好地传达形象和意义。这种改写在文化背景上可能会引起一些差异的理解。杨宪益译文则直接将“春”翻译为“springtime charm”,保留了原文的意义,没有进行文化改写。

总体而言,霍克思译文在词汇的选择和修辞手法的运用上更富有诗意和想象力,给人以华丽和张力的感觉;而杨宪益译文则更注重直接传达形象和意义,较为平实和简洁。这种差异可能源于不同的翻译风格和文化背景的影响。

Q:

刘世界:这个批评虽有一定的深度,但是还有一些不足。我们先看“一双丹凤三角眼”。GPT-4译文是A pair of phoenix-shaped triangular eyes,以及With eyes like phoenix, triangular and bright。您怎样看?

王树槐: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曹雪芹描写王熙凤的外貌用“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是寓意的。整体上,王熙凤是非常漂亮的女子;然而曹雪芹故意留一点破绽,暗示王熙凤有毒辣的一面,但这不是王熙凤主要的特征。我们先考察一下GPT-4对自己译文的看法

提示词:

对于“一双丹凤三角眼”,你的译文是A pair of phoenix-shaped triangular eyes,以及With eyes like phoenix, triangular and bright。但是霍克思和杨宪益两位翻译家都没有翻译为triangular eyes。你觉得在英语中,描写一位女子的时候,用triangular eyes,读者会觉得漂亮吗?

GPT-4回答:

对于“一双丹凤三角眼”的翻译,我理解您的意思了。实际上,在英语中,描述女性时使用“triangular eyes”并不常见,因为这种表达方式没有直接的美感联。在英语中,通常使用其他形容词来描述女性的眼睛,比如“almond-shaped”(杏仁形状的)或者“bright”(明亮的)。

因此,我承认我的译文中使用“triangular”这个词并不是最佳选择,它可能没有很好地传达出美感。在这种情况下,霍克思和杨宪益的译文更符合传统的英语表达方式,更容易让读者感受到女性的美丽和魅力。

对于这个描述,我会重新评价我的译文如下:

A pair of phoenix-shaped eyes, radiant and bright like the morning sun.

这样的表达更符合英语的习惯用法,能够更好地传达出女性的美丽和光彩。感谢您的指正,我会更加注意选择合适的词语来翻译和表达。

Q:

刘世界:看来GPT-4有很强的学习能力。“粉面含春威不露”中的“春”和“威不露”,霍克思译文分别是summer face,hidden thunders,杨宪益译文分别是springtime charm,latent formidability。您怎样评价?

王树槐:好。我们先来问GPT-4。

提示词:

对于原文的“威不露”,霍克思译文是hidden thunders,杨宪益译文是latent formidability。请评价哪一个译文的可读性更好。

GPT-4回答:

从可读性的角度来看,“hidden thunders”(霍克思译文)和“latent formidability”(杨宪益译文)都是具有一定程度的隐晦性和诗意的翻译选择。它们都试图传达原文中的“威不露”这个意象,但采用了不同的词汇和表达方式。

“hidden thunders”(霍克思译文)使用了修辞手法,将“威”与“雷电”相连,给人一种威力隐蔽而潜伏的感觉。这个译文在形象和文学性方面表现出色,适合喜欢诗意和修辞的读者。

“latent formidability”(杨宪益译文)则更加直接地传达了“威”的潜在性和可怕性,强调了威力的潜伏状态。这个译文较为平实和简洁,更注重直接表达和清晰理解。

因此,对于哪个译文的可读性更好,取决于读者对于修辞手法和直接表达的偏好。如果你喜欢更具诗意和修辞性的表达,那么“hidden thunders”(霍克思译文)可能更适合你。如果你更倾向于直接和简洁的表达,那么“latent formidability”(杨宪益译文)可能更符合你的口味。

Q:

刘世界:这里涉及到了词汇的抽象性和具象性的区别。GPT-4做了一些有意义的评价,您觉得深刻吗?

王树槐:应该说深度还是不够的。Geoffrey Leech 和Mick Short在其著作Style in Fiction:A Linguistic Introduction to English Fictional Prose(2007)就谈过作家写作的时候,有不同的风格,有的作家喜欢用抽象词汇,有的作家喜欢用具象词汇(P61)。这个论述同样适合于分析小说翻译。

这里杨宪益译文的latent formidability将事实陈述清楚,但是语言较为抽象、晦涩,幽默、语趣差了一些;霍克思译文的hidden thunders用了隐喻的说法,语言形象、易懂,幽默之中表现了王熙凤的性格:她一旦发怒,就会像雷电一样五雷轰顶。霍克思译文的可读性更高。

Q:

刘世界:那我们再看看GPT-4对于“春”翻译的评论。

王树槐:好的。

提示词:

对于“粉面含春威不露”中的“春”,你没有翻译。霍克思译文是summer face,杨宪益译文是springtime charm。您认为哪一个翻译更好?你的翻译与他们两个译文相比,孰优孰劣?

GPT-4回答:

对于“粉面含春威不露”中的“春”一词,我之前的翻译确实遗漏了。我对此表示歉意,并感谢您的指正。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霍克思的译文“summer face”和杨宪益的译文“springtime charm”都有其优点。

霍克思选择使用“summer face”,可能是为了与“hidden thunders”(隐藏的雷鸣)形成对比,强调了主人公表面上的夏日般的笑容,但其中隐藏着一种威严和力量。这种翻译在意境和象征性方面更具创造性,给人以深度的联想。

杨宪益选择使用“springtime charm”,强调了主人公粉面的春天般的魅力。这种翻译更加直接,更准确地传达了原文的意思。

相比之下,我的翻译没有捕捉到“春”的含义,因此在这一点上与两位翻译家相比较,是不完整的。

综合来看,霍克思和杨宪益的译文在创造性和准确性方面都有其优势。霍克思的译文强调了隐含的威严和力量,而杨宪益的译文更直接地传达了粉面的春天般的魅力。我的翻译则在这一点上有所欠缺。

Q:

刘世界:GPT-4联想很丰富啊!它居然将summer(夏天)和thunders(夏天经常有雷暴雨)联系在一起了。您觉得GPT-4的分析到位吗?

王树槐:GPT-4的分析还不够到位。实际上霍克思在翻译《红楼梦》的时候是在1970年,那时候中国与世界隔离,英国民众对中国的自然、历史、文化几乎是一无所知。因此,霍克思采用了改写(或者说是归化)的方法,让他的英语读者更容易接受。

在英国,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便是夏天(通常温度在18-25°之间),所以莎士比亚《第18号十四行诗》中有一句“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便是用夏日来比喻女子的美好。但是在中国夏天极其炎热,对于中国读者来说很难引起美感。然而霍克思是翻译给英国读者看的。杨宪益保留为springtime,是他一贯的“不增不减”翻译原则的体现。

Q:

刘世界:那我们再来测试一个难度更大的片段吧!

王树槐:

测试二:

提示词:

下面一段话选择《红楼梦》第33回,写的是贾宝玉的父亲贾政听说贾宝玉意欲强奸金钏(贾环诬告),又加上之前忠顺亲王府认定贾宝玉与琪官(蒋玉菡)私缠,派人来寻。琪官是忠顺亲王的男宠。贾政怒不可遏,准备将宝玉往死里打。这时候来了一个婆子,宝玉本想让婆子去报信,奈何这婆子年迈耳聋,将宝玉的话听错,如将下面一段话中的“要紧”听成了“跳井”,将“小厮”听成了“小事”。这是汉语的谐音,翻译为英语的时候难度极大,几乎是不可译。请你用一些创造性手法翻译,处理好汉语的谐音,让英语译文逻辑连贯、上下自然。

{正在厅上干转,怎得个人来往里头去捎信,偏生没个人,连焙茗也不知在那里。正盼望时,只见一个老姆姆出来。宝玉如得了珍宝,便赶上来拉他,说道:“快进去告诉:老爷要打我呢!快去,快去!要紧,要紧!”宝玉一则急了,说话不明白,二则老婆子偏生又聋,竟不曾听见是什么话,把“要紧”二字只听作“跳井”二字,便笑道:“跳井让他跳去,二爷怕什么?”宝玉见是个聋子,便着急道:“你出去叫我的小厮来罢。”那婆子道:“有什么不了的事?老早的完了。太太又赏了衣服,又赏了银子,怎么不了事的!”}

经过4次调教GPT-4,要注意翻译谐音效果之后,它只能做出下面的译文:

As Jia Zheng bustled around in the main hall, there was no one available to carry a message inside. Even the tea server, Beiming, was nowhere to be found. Just as he hoped for someone to appear, an elderly servant woman emerged. Baoyu, feeling as if he had stumbled upon a treasure, hurriedly approached and tugged at her, saying, “Quickly go inside and convey this: Father is going to scold me! Hurry, hurry! Its crucial, its crucial!” Baoyu, both anxious and struggling to articulate himself, faced the challenge of the old womans age-related hearing loss. She misheard the phrase “crucial” as “jump into a well” and misunderstood “little servant” as “trivial matter.” With a chuckle, she replied, “Let him jump into a well if he wants to. Why would Young Master be afraid?” Realizing that she was hard of hearing, Baoyu grew frantic and exclaimed, “Go outside and call my young attendant!” The woman replied, “Whats the matter? Its already taken care of long ago. Madam has rewarded you with clothes and silver. How could there be any unresolved matters?”

Q:

刘世界:看来,GPT-4对于两处谐音的翻译效果(“要紧”与“跳井”,“小厮”与“小事”)的处理还是不好,这也影响了译文的连贯。那么,霍克思和杨宪益的译文又是怎样?

王树槐:好的。

霍克思译文:

……he twisted and turned himself about, anxiously looking for some passer-by who could take a message through to the womenfolk inside. But no one came. Even the omnipresent Tealeaf was on this occasion nowhere to be seen. Then suddenly, in answer to his prayers, an old woman appeared — a darling, precious treasure of an old woman (or so she seemed at that moment) — and he dashed forward and clung to her beseechingly.

‘Quickly!’ he said. ‘Go and tell them that Sir Zheng is going to beat me. Quickly! Quickly! Goand tell. GO AND TELL.’

Partly because agitation had made him incoherent and partly because, as ill luck would have it, the old woman was deaf, almost everything he said had escaped her except for the ‘Go and tell’, which she misheard as ‘in the well’. She smiled at him reassuringly.

‘Let her jump in the well then, young master. Don’t you worry your pretty head about it!’

Realizing that he had deafness, too, to contend with, he now became quite frantic.

‘GO AND TELL MY PAGES.’

‘Her wages?’ the old woman asked in some surprise. ‘Bless you, of course they paid her wages! Her Ladyship gave a whole lot of money towards the funeral as well. And clothes. Paid her wages, indeed!’

杨宪益译文:

He paced helplessly up and down the hall, wishing someone would carry the news to the inner apartments; but it so happened that nobody was about – even Beiming had disappeared. As he was looking round anxiously, an old nanny finally appeared. He seized on her as if she were a treasure.

“Go in quick!” he cried. “Tell them the masters going to beat me. Do hurry! This is urgent!”

He was too terrified to speak distinctly and the old woman, being hard of hearing, mistook the word “urgent” for “drowning.”

“She chose drowning herself,” she told him soothingly. “What does it matter to you?”

Her deafness made Baoyu frantic.

“Go and get my page to come,” he begged.

“Its over now. Over and done with. And the mistress has given them clothes and silver too. Dont fret.”

Q:

刘世界:霍克思的译文简直是天衣无缝!他对局部做了一些改动,如将“要紧”改译为GO AND TELLG,这便与in the well 形成谐音;将“小事”改译为Her wages,这便与‘GO AND TELL MY PAGES.’形成谐音。杨宪益的译文只是按照字面忠实地翻译,英语读者读起来只会是一头雾水。那么,GPT-4又是怎样评价的?

王树槐:

提示词

请从翻译的创造性、谐音的翻译效果、幽默的表达、上下连贯四个方面对霍克思和杨宪益的译文做出评价。

经过多次调教,GPT-4回答如下

对于霍克思的译文,我会从翻译的创造性、两处谐音的翻译效果、幽默的表达和上下连贯性等方面进行评价。

创造性:

霍克思的译文在创造性方面表现出色。他巧妙地运用了英文中的谐音效果,将”Go and tell”被误听为”in the well”,以及”pages”被误听为”wages”,创造了幽默的情境。这种创造性的翻译使得读者能够感受到角色之间的误解和幽默,增加了故事的趣味性

谐音的翻译效果:

霍克思的译文在谐音的翻译效果方面非常成功。他巧妙地将原文中的谐音转化为英文中的谐音,如将”要紧”听作”跳井”,将”小厮”听作”小事”。这种翻译效果不仅传达了原文中的谐音效果,还创造了幽默的情境,使读者能够更好地理解角色之间的误解和笑料。

幽默的表达:

霍克思的译文通过创造性的翻译和幽默的表达,成功地呈现了原文中的幽默氛围。角色之间的误解和笑料被巧妙地传达出来,读者能够感受到宝玉焦虑地要求传达消息,而老婆子却错误地理解为宝玉要她跳井。这种幽默的表达方式增添了故事的趣味性。

上下连贯性:

霍克思的译文在上下连贯性方面也表现出色。通过流畅的叙述和对话,他保持了上下文的连贯性,读者能够清晰地理解故事情节和角色之间的互动。尽管有一些小的对话插入,但整体上下文仍然保持连贯。

综上所述,霍克思的译文在翻译的创造性、谐音的翻译效果、幽默的表达和上下连贯性方面都表现出色。他巧妙地处理了汉语的谐音效果,创造了幽默的情境,并通过流畅的叙述和对话保持了上下文的连贯性。这使得他的译文更加生动有趣,更能够吸引读者并传达原文中的幽默。

对于杨宪益的译文,我将从翻译的创造性、谐音的翻译效果、幽默的表达和上下连贯性等方面进行评价。

创造性:

杨宪益的译文在创造性方面相对保守。他更注重准确地传达原文的意思,而没有过多添加自己的创造性元素。这种保守的翻译风格使得译文更接近原文,但相对缺乏一些创造性的表达。

谐音的翻译效果:

杨宪益的译文在谐音的翻译效果方面没有直接运用谐音效果。他更注重将原文的意思准确传达出来,而不是通过谐音来创造幽默的情境。这种翻译风格使得译文更注重准确性,但在幽默感方面相对保守。

幽默的表达:

杨宪益的译文在幽默的表达方面相对保守。他更注重传达原文中的幽默情节,而没有过多添加自己的幽默元素。这种翻译风格使得译文更接近原文的幽默效果,但相对缺乏一些创造性的幽默表达。

上下连贯性:

杨宪益的译文在上下连贯性方面表现良好。通过流畅的叙述和对话,他保持了上下文的连贯性,读者能够清晰地理解故事情节和角色之间的互动。译文整体上保持了较好的连贯性。

综上所述,杨宪益的译文在翻译的创造性、谐音的翻译效果、幽默的表达和上下连贯性方面相对保守。他更注重准确地传达原文的意思和幽默情节,而不过多添加自己的创造性元素。这使得他的译文更接近原文,但相对缺乏一些创造性和幽默的表达。然而,他的译文在上下连贯性方面表现良好,能够清晰地传达故事情节和角色之间的互动。

Q:

刘世界:GPT-4整体上是正确的。然而还是有一些评论不中肯,比如评价杨宪益译文时说,“然而,他的译文在上下连贯性方面表现良好,能够清晰地传达故事情节和角色之间的互动。”这是GPT-4一开始的结论吗?您是怎样调教的GPT-4的?

王树槐:我对GPT-4做了多达6次的调教。它一路上说了一些内部逻辑矛盾的话,比如:

“杨宪益的译文更加注重直译和准确传达原文意思。他使用简洁的表达方式,没有过多的修饰和形容词,使得译文更加直接明了。”(调教:译文怎样明了地表达了大意?)

“杨宪益译文成功地传达了宝玉焦虑的情绪和老婆子的听觉问题,但在创造性和幽默的表达方面相对保守。”(调教:译文怎样成功传达了老婆子的听觉问题?)

“杨宪益译文在准确传达原文意思和上下文连贯性方面表现得很好,但在创造性和幽默方面较为保守。”(调教:译文怎样达到了上下文连贯?)

“而我的译文在幽默的表达方面相对保守,更注重传达原文中的幽默情节。”(调教:你的译文怎样传达了幽默?)

我不断地帮它分析,它就不断地纠正错误。即使是上面版本基本正确了,但还有问题。比如评价杨宪益译文的时候说:“杨宪益的译文在上下连贯性方面表现良好。通过流畅的叙述和对话,他保持了上下文的连贯性,读者能够清晰地理解故事情节和角色之间的互动。译文整体上保持了较好的连贯性。”

Q:

刘世界:GPT-4又怎样评价自己与霍克思译文的差距呢?

王树槐:

提示词

你的译文与霍克思译文相比,在翻译的创造性、谐音的翻译效果、幽默的表达和上下连贯性等方面,哪一个做得更好?

经过四次调教,GPT-4回答如下:

在翻译的创造性、谐音的翻译效果、幽默的表达和上下连贯性四个方面,相比霍克思的译文,我的译文在创造性和幽默方面相对保守,没有运用谐音效果或创造性的翻译来增添幽默。相比之下,霍克思的译文通过巧妙的谐音翻译和幽默的表达成功地呈现了原文中的幽默氛围。

霍克思的译文在创造性方面更出色,他巧妙地处理了汉语的谐音效果,创造了幽默的情境。他通过流畅的叙述和对话保持了上下文的连贯性。相比之下,我的译文在这些方面相对保守,更注重准确传达原文中的幽默情节和上下连贯性。

总的来说,在这四个方面,霍克思的译文更为出色。他的翻译更具创造性,通过谐音和幽默的表达增添了趣味,同时保持了上下文的连贯性。

Q:

刘世界:看来GPT-4作为人工智能,还是承认自己与人类在文学翻译方面的差距。

王树槐:是的。即使经过四次调教,它还是说了一句自相矛盾的话:“我的译文在这些方面相对保守,更注重准确传达原文中的幽默情节和上下连贯性。”

Q:

刘世界:看来在逻辑推理能力、批判性思维能力、元认知能力方面,目前GPT-4还不是很成熟,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王树槐:是的。今天我们通过对《红楼梦》两个片段翻译的测试发现,在文学翻译这一需要艺术性改写的领域,GPT-4目前是难以达到人类水平的。同时,在文学翻译批评领域,GPT-4目前与人类还相差甚远。不过随着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的不断加强,我们也很难断定,在未来,人工智能就一定不会超过顶尖的人类翻译,正如AlphaGo打败了人类最顶级的围棋高手。

– END –

专访记者:刘世界(Ethan_LSJ)

推送编辑:李丹  濮雪姣

核:周琳  段明贵  李丹  付娟

项目统筹:李丹

博导专访 | 王树槐:GPT与小说翻译批评:GPT与文学翻译之二

资讯推荐

语言服务行业头部企业的情况——曹达钦博导专访 | 王树槐:GPT与小说翻译批评:GPT与文学翻译之二

▶ 专访

王华树:机器翻译将要取代人工翻译吗?

崔启亮:机器翻译对语言服务企业有多大作用?

韩林涛:文科生如何学习机器翻译?

魏勇鹏:机器翻译质量评估为什么重要?

徐彬:熟练掌握翻译技术,就能做出漂亮的活儿

曹首光:如何打造一款受欢迎的机器翻译产品? 

李梅:机器翻译对未来翻译教育有何影响?

周兴华:高校翻译教师如何学习翻译技术?

丁丽:译后编辑人员与译者身份是否对等?

王巍巍:疫情背景下远程口译的挑战和应对卢家辉、陈晨:口译员在远程口译中面临的主要问题

▶ 技术与工具

高级译员的秘密武器——语料库大全集

国内外常见语料工具一览

国内外常见术语管理工具

翻译必备术语库和语料库合集(附网址)

翻译必备的计算机翻译辅助软件(附网址)

AntConc:实用的本地语料库检索工具

TREX:有海量例句、丰富语料的在线词典

Netspeak:一款免费的单词搭配检索工具

WantWords反向词典,内含开发团队公开文档

Cymo Booth:同声传译员的专属虚拟同传间

MateCat:一款免费的在线CAT工具

Visuwords:可视化在线词典,帮你一键构造记忆宫殿

Linggle:语料+搭配检索工具(实操演示)

Ludwig: 地道英文写作辅助神器,告别中式英语

Reverso:辅助写作与翻译神器

▶ 国际语言服务动态

| 翻译公司篇 | TransPerfect简介

| 翻译公司篇 | 全球第2名 RWS如文思

| 翻译公司篇 | “收购狂魔”Keywords Studios

| 咨询机构篇 | Nimdzi Insights简介

| 咨询机构篇 | Slator 简介

| 咨询机构篇 | CSA Research 简介

| 行业机构篇 | 国际翻译家联盟FIT

| 行业机构篇 | 美国翻译协会ATA

| 行业机构篇 | 加拿大联邦翻译局 Canadas Translation Bureau

| 翻译院校篇 | 明德大学蒙特雷国际研究学院(MIIS)

| 翻译院校篇 | 格拉斯哥大学

| 翻译院校篇 | 埃塞克斯大学

| 翻译院校篇 | 利兹大学

| 热点追踪 | ChatGPT的伦理问题(上)

热点追踪 | ChatGPT的伦理问题(下)

| 热点追踪 | GPT-4面世——AI引领语言行业革新

▶ 教育创新

李长栓:MTI论文千篇一律,如何破局?

王华树 刘世界:数字人文视域下译者数字素养研究:内涵、问题与建议

王华树 刘世界:人工智能时代翻译技术转向研究

王华树 刘世界:智慧翻译教育研究: 理念、路径与趋势

曹达钦 戴钰涵:人工智能时代高校翻译技术实践环境建设研究

李梅:如何给“技术小白” 开设计算机辅助翻译课程?

实践导向的MTI人才培养模式——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为例

数字化口译教学资源建设:欧洲经验与启示

如何将翻译项目管理模式应用到CAT教学课堂中?

博导专访 | 王树槐:GPT与小说翻译批评:GPT与文学翻译之二

博导专访 | 王树槐:GPT与小说翻译批评:GPT与文学翻译之二

版权声明:lida 发表于 2024年6月14日 pm6:16。
转载请注明:博导专访 | 王树槐:GPT与小说翻译批评:GPT与文学翻译之二 | ChatGPT资源导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