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AI+教育的故事,

好未来想用自己的方式讲一次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科技的进步,为人类发展带来了诸多可能。

在“AlphaGo”连续战胜世界围棋冠军李世石、柯洁之后,人工智能成功攻陷了人类智力游戏的高地,也让人工智能延伸了人类的智慧和身体,应用领域在不断扩大。

如今,在教育这个同样需要高智慧的领域,人工智能(AI)等新技术也正在渗入。未来,会不会有这么一天:你的老师成了机器人?如果那一天真的到来,我们的教育系统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先来看下什么是人工智能教育。

业内普遍概念界定中,人工智能教育存在双重定义,分别是从技术应用角度、人才培养角度出发。分别为“人工智能技术赋能教育领域”,即AI+教育和“培养人工智能人才的教育”,即AI教育

被AI燃起的学习热情

当前,教育行业中对前沿技术敏感的企业,早已经在AI+教育的方向上迈出第一步。

在由中国新闻社、中国新闻周刊主办的第十五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论坛上,荣获“2019年度责任企业”的好未来集团,他们所做的就是把AI和教育相结合,致力于以爱和科技推动教育进步。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好未来荣获“2019年度责任企业”

“在千里之外的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近8万名彝族孩子正在通过‘AI老师普通话教学系统’学习普通话。这一系统是好未来旗下学而思网校2018年研发出来的,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用彝汉双语教孩子普通话。”作为企业代表,好未来集团执行总裁万怡挺受邀参加论坛,并在现场分享了彝族孩子用AI老师学习普通话的案例。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四川大凉山昭觉县老师和孩子们体验AI老师普通话教学系统

不会说普通话,原本是昭觉县孩子与外界交流学习时的最大障碍,而通过“AI老普通话教学系统”,孩子们可以在玩耍中学习汉语,提高学习兴趣。在论坛现场,当一个个彝族小朋友跟着“AI老师普通话教学系统”念着“奶奶”、“谢谢”的视频在现场播放时,一张张彝族小朋友的笑脸也感染了与会者。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好未来集团执行总裁万怡挺(中)出席“第十五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论坛”并发言

“学会普通话,影响的不仅仅是孩子,还有孩子背后的一个个家庭。”万怡挺表示,教育公益正在阻断贫困的代际传递。

短短一年,孩子们进步神速。据好未来集团调研数据显示,如今在昭觉县47个乡(镇)的252个教学点,95%的老师认为“AI老师”系统提供了创新的学习内容。98%的老师认为使用该系统后,学生的语言学习效果获得显著提升。

未来教育,科技助推

面对教育资源的稀缺和不均衡,促进教育公平,让贫困家庭的孩子也能获得教育的机会,也是教育市场对于科技所持有的新期待。

为了打破教育资源的时空限制, 好未来集团为新疆吉木乃县10所学校铺设了53间双师课堂。好未来老师通过线上直播为吉木乃县学生授课,当地老师在现场做辅导老师,通过“双师模式”让优质教育资源走进吉木乃县。此外,好未来还通过线上直播为老师做专业培训,提升种子教师的能力,最终实现让吉木乃的老师通过直播间为孩子们授课,完成了从“输血”到“造血”的闭环,带动了当地师生的共同进步。

目前,该县受益教师已超过千人,受益学生近7000人。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吉木乃中学开展双师课堂

基于山村幼儿园面临“备课难、备课累”等问题,好未来还依托旗下学而思品牌多年积累的学前教育资源,为毕节山村幼儿园提供了一套因地制宜的七大能力课程教材。截至2019年6月,“起点计划”已覆盖毕节七星关区和金沙县五个乡镇的学前园所;同时,好未来先后培训了三百余名幼儿教师,共计千余名山村幼儿使用上了项目捐赠的教材和配套教具。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毕节山村幼儿园学生课堂表现

未来,好未来还将通过乡镇中心园带动山村幼儿园的创新发展模式,对更多的山村幼师和幼儿提供帮扶,推动毕节学前教育均衡发展。

“我们希望通过自主研发的技术,实现教育扶贫的‘三个大规模’:大规模的高质量、大规模的有乐趣和大规模的个性化。”万怡挺表示。

截至目前,好未来拥有6000多名研发人员,每年科研投入十几亿元,并成为智慧教育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唯一承建单位。万怡挺认为,“实践证明,AI等技术可以在教育扶贫供给侧发力,让教育公益更有效率,更有温度”。

有一群人,用科技推动着教育进步

教育孕育科技,科技反哺教育,二者的结合拓展了彼此边界,也带来广泛的社会意义,其中,对公益的赋能就是一大发展。

好未来一直深耕教育行业,始终坚持“做好教育就是最大的公益”。万怡挺表示,好未来目前有7000多名党员,其中1600多名党员担任各级领导职务。

在好未来,党建工作和公益紧密结合,党员在履行社会责任中发挥了先锋带头作用。好未来在公益实践中经历了1.0阶段的出资金,2.0阶段的出教师,到3.0阶段的出技术,下一阶段,好未来将继续用爱和科技推动智能化教育扶贫。

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好未来集团执行总裁万怡挺(右二)出席“第十五届中国•企业社会责任论坛”并发言

在万怡挺看来,只要真正将心注入,秉持工匠精神,用爱和科技推动教育扶贫,就能实现教育公益的解决方案——“用得上、用得好、用得久、用得准”。

“用得上”就是提高触达率,让山沟里的孩子和康复期间的大病儿童也能享受到优质教育资源。“用得好”,是指在线教育和AI老师等形式能够承载丰富的音视频、动画、图片和语音交互,大幅提升课堂的趣味性和互动性。“用得久”是指智能公益解决方案的运营成本低且效率高,当地师生会主动选择长期使用。“用得准”则是指可以通过人工智能等技术帮助当地老师更懂学生,生成个性化的精准提升方案,提升教育扶贫的效率。

万怡挺认为,在公益的供给侧层面还有很多的智能化改造空间,智能化公益可以让课堂跟公益产品变得更加高品质、轻负担、大规模、个性化、可持续。

如今,好未来也已经把多项产品和技术开放出来。万怡挺表示,好未来希望和更多的公益组织、政府、学校和其他的企业、其他的教育界同仁一起合作,把教育扶贫项目做大做好。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版权声明:lida 发表于 2024年4月1日 pm2:39。
转载请注明:我有一个好老师,它的名字叫AI | ChatGPT资源导航

相关文章